驯化(剧情) xi tong8 9.c o m

    韩望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M国。
    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联系苏晚。
    一定是有人和他提起过苏晚的名字,而最有可能的……只有许兰亭。
    “为什么……”苏晚蹙起眉头,有些不悦地抱怨着,声音依旧轻柔和缓,“为什么你要背着我联系韩望?”
    许兰亭瞬间被震在原地,脸上惊慌的表情一闪而过。
    苏晚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像是安抚,话语却冰冷无比,“你不相信我,对吗?你一边说着爱我,一边去找伤害过我的人求证!你难道不知道他强奸过我?还是说,因为你也做了同样的事,所以和他惺惺相惜?”
    她不遗余力地用最恶毒的语言凌迟许兰亭。因为这个蠢货坏了她的事,让她不得不同时应付两个男人。
    她还记得自己随口撒的谎:我和韩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有苦衷。
    谎言本身无足轻重,可引来韩望之后,她对许兰亭的驯化就会受到阻碍。他们四个是共犯,韩望不可能坐视不管,任由她把许兰亭变成她的狗。夲伩首髮站:po18v s.c om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她只能选择勾引韩望。
    韩望操纵起来可比许兰亭难多了:自我中心,意味着他很难被外界影响;兄弟和睦,意味着无法从原生家庭下手。韩家这对兄弟一个内敛、一个张扬,有韩朔替他收尾,韩望行事几乎百无禁忌,是圈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苏晚讨厌不受控制的东西。
    不管是她这具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的身体,还是随心所欲的韩望。
    思绪翻涌间,她手指不自觉用力收紧,揪住了许兰亭的头发。
    苏晚用目光审判着许兰亭,直到他慌乱地低下头亲吻她的手背,有些无措地解释起来,“我只是找他了解当年的事……让他别再来打扰你……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晚晚,他和你说什么了吗?”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真相绝对不止他说得这么简单,韩望的消息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警告。
    纤细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许兰亭的左脸,苏晚偏过头,看到他眼中泛起水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祈求她的谅解。
    迷茫而痛苦的神情让他看起来脆弱无比,惹人怜惜。
    可她不会再手软了。
    苏晚拍了拍他的脸,认真说道:“你惹得起韩家、苏家,我惹不起。你们每个人都能用权势来压我,逼我屈服,甚至要我的命。许兰亭,你做事情都不考虑后果的吗?一旦你们的友谊因为我破裂,那些恼羞成怒的杂种就会来攻击我、伤害我……杀了我。”
    苏晚俯下身,漆黑的瞳孔宛如无机质的玻璃,闪过一道恶意的光。
    “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爱?”
    “你想杀了我吗?”
    被她直视的许兰亭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他面露挣扎,甚至带着些绝望,强烈的自我厌恶情绪从心底涌起,堵在胃里,让他无比痛苦却又不知从何纾解。
    “不……不是……我爱你……晚晚,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他已经快要崩溃了。
    而苏晚扬起手,用力扇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之后,房间归于平静。许兰亭的左脸肿起,指印更加明显,却怔怔地愣在了原地。
    “这是你的惩罚。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告诉我,知道吗?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别辜负我。”
    苏晚的声音逐渐模糊。
    脸上传来清晰的痛意,心脏的揪痛却好似缓解了一般,像是被掐住咽喉的人终于能够自由呼吸,许兰亭大口喘息着,甚至觉得有些轻松。
    “……好。”
    他知道自己不正常了。
    可是……可是苏晚用满含柔情的目光注视着他,主动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我只有你了,别让我失望。”
    许兰亭脑袋一片空白。
    而令他更加欢喜的是,苏晚扑进了他怀里,紧紧抱住他。散发着香气的柔软身躯与他紧密贴合,他几乎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她略高的温度、她身体的曲线。
    这具娇小的身躯只能依偎着他,柔顺的黑发被搂在他的怀中。而他闭上了双眼,任由自己越陷越深。
    “许兰亭,我只能相信你了……”苏晚呢喃着。
    好可怜,她只能依靠我了。
    不知为何,许兰亭心中溢出了满足。
    他试探性地吻了吻苏晚的额头,她没有抗拒。随后,他向下吻去,含住柔软的唇瓣吮吸起来。
    “嗯……”
    苏晚的舌头与他相互纠缠着,甜蜜感从味蕾蔓延向下,涌入心脏。许兰亭意识到,苏晚其实一直都没有变,她依旧恶劣、嚣张……可是那又怎样呢?
    他爱她。
    为了她,他可以付出一切,忍受一切。
    *
    送走许兰亭之后,裴献才慢腾腾地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真的恐怖。”他心有余悸。
    苏晚揉了揉发红的手掌,若无其事,“他自愿的。”
    一股重力压住了她的肩膀,属于男性的热度笼罩了下来,让她浑身发软发热,再度勾起欲望。苏晚眼中水雾朦胧,带着媚态望向裴献,不受控制地喘息了起来。
    “你们刚才玩挺花呀?”裴献皮笑肉不笑,压着苏晚的肩膀把她抵到墙面上,“就他?送上门的骚货一个,能有我舔得好?”
    ……真是可怕的攀比心。
    “今晚开车送我去见一个人。”苏晚打掉了他探向她裙底的手,有些不耐烦,“快点,我今天用不上你。”
    她得和韩望见一面。
    “韩望,是那个韩家吗?他和你又是什么关系?”裴献忽然问道。
    “那个韩家”,指代的是帝国的特权阶层,垄断[交通]领域的豪门世家。
    科技飞速发展,矛盾日益突出。以[核心技术]瓜分垄断各个领域的大公司几乎都以家族为核心,而家族内自幼培养的继承人会选择一个方向进行钻研。
    韩家则是例外。
    身为长子的韩朔选择进入[法律]领域,成为帝国最高法官;身为次子的韩望反而继承了[交通]领域的公司。在明争暗斗不休的世家之中,这算是难得一见的兄弟情深。
    “知道得太多容易死。”苏晚脱了睡裙,就这么光着走到卧室去找要穿的裙子。
    这段关系很是复杂。
    苏晚找出一件黑色旗袍裙套上,理所当然地招呼裴献来帮她拉背后的拉链。
    “我和他,算是……仇人吧。”
    =======
    晚:我真的会假装玩sm把你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