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成周终于见到宁黛,是在宁黛度完蜜月回来之后。
    打听到宁黛销假上班,宁成周赶在朱官办公大楼外堵了一下午,这才终于见到了人。
    乍见面,宁成周便情绪激动的一把拽住宁黛的手,劈头盖脸的嚷道:“今天必须给我把婚离了!混账东西,不经我同意你就擅自做出这种事!简直是丢人现眼!”
    宁黛都被他嚷懵了。
    宁成周蛮横地想把宁黛拉走,可才刚踏出去一步,自己又弹了回来。
    拉、拉不动……
    转头一看,宁黛穿着高跟鞋的两脚分立与肩同宽,竟是当场扎了个马步。
    见他看过来,宁黛手腕一个使力翻转,从宁成周手上挣脱。
    不过这么做的结果是她纤细的手腕上留下了一圈红痕,特别显眼。
    活动了下手腕,宁黛没好气的说:“了不起了,你这是东山再起了?底气这么足啊,都敢当街绑架了。”
    东山再起这四个字犹如一记耳光,重重打在宁成周脸上,疼极了。
    也让宁成周更加怒不可遏,要是手里有棍棒,该往宁黛身上招呼过去了。
    但因为没有道具,宁成周的火力输出只能靠咆哮。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立马跟我去离婚!”
    宁成周咆哮这些时,办公大楼里走出来不少人,不过都是来看戏的,少部分想来帮忙,但一个个听见宁成周吼“离婚”时,自然而然停下来了脚步,当场加入了看戏大军。
    “别吼了好吗?不明真相围观群众都要以为是你跟我离婚。”
    宁成周被噎住了。
    趁着宁成周被噎住,宁黛表示自己的坚定立场:“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你不满意这门婚事?那你就憋着啊。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么具有传统美德的话,你竟然都不知道的吗?竟然还想强行叫我离婚。hei~tui!”
    宁成周的脸色更精彩。
    宁黛刚说完,来接她下班的元濯刚好走到她身旁。
    宁黛随即一脸惊喜往元濯身上靠:“呀,你来啦。”
    元濯不由得好笑,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刚才说的都是特意说给他听。真心程度……算了,反正都已经在一起,他已经是合法的正室,不用计较那么多。
    “你没事吧?”温热的手握住宁黛的手腕,指腹慢慢的揉按。
    “哎呀,人家好痛痛呢。也吓死了。”宁黛见状又开始戏精。
    不过倒是让元濯确定了,她没事。
    没事就好。
    至于嚷着让宁黛离婚的这位……
    元濯转身,将宁黛护在身侧,与宁成周打了照面。
    朱官的这些同事都是头一次见元濯,原本就对这人好奇不已,现在一见,不得不惊为天人。
    部分人更是突然理解了宁黛英年早婚之举,被这样的美色所惑,那谁顶得住啊。
    宁成周见过元濯的照片,但照片总是比不得真人,特别是气质这方面。
    一个人的气质真的很能从照片上看出个全面。
    就像此刻,宁成周万没有想到会从元濯身上感受到上位者的气势,可他不就只是个来历不明的流浪汉吗?
    宁黛一看形势她男人比较强,立马又可以了,跳出来道:“来来来,择期不如撞日,丑女婿正好见见岳丈。哦,前岳丈。丈母娘看女婿是心生欢喜,前岳丈看女婿,现在是什么感想啊?”
    元濯视线紧对着宁成周的眼睛,几秒后,缓缓露出个淡淡的笑:“久仰。我是元濯。”
    宁成周:“……”他倒是想像刚才同宁黛说话时那么气势汹汹,但被元濯这么看着,不知道何故,气势全无,就连话也不说出来。
    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宁成周瞬间觉得自己矮了一截。
    当然,他身高确实要比元濯要矮上一些。
    “之前没有上门拜访是我的疏忽。”元濯看似谦卑,实则警告的说:“但如今我和阿黛已经是受法律保护的关系,我希望您能试着接受我。我真心想和阿黛在一起,我也会倾尽我所有对她好。”
    元濯的话同时也传入了看热闹的人的耳里,不管芳龄几何,听了元濯话的女同事们,全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姨母般的会心一笑。
    这个年轻人很好,长得好,说话也好听,语气也特别诚恳。
    可以可以!小伙纸,我们相信你!
    就连宁黛也觉得元濯这番话说的好听,认同的点了点头。
    宁成周见宁黛一副胳膊肘往外拐的样子,别提心下有多怄了。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可刚吐出一个“你”字,元濯眼神一瞥,他当即嘴皮子秃噜了。
    宁成周无法想象他竟然被个年轻人的眼神给吓到了,连北堂宇都不能做到。
    结果就是元濯携着宁黛离开,宁成周气势汹汹的来堵人,最终却成了一场笑话。
    在错失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后,宁成周再想要堵到宁黛,也变成了不可能的事。
    ......
    宁成周再没见过宁黛,宁黛却不时听到宁成周的消息。
    实在是有太多人来跟她说宁成周的近况。
    大约是宁黛的“东山再起”几个字给了宁成周动力,宁成周回去后痛定思痛,还真的就开启了“东山再起”模式。
    不过宁成周的东山再起这条路并不好走,挡在他面前的不仅有北堂宇这个大boss,还有白官体系中数不清与他有过节,或者投靠了北堂宇进而不想他重新上台的小boss。
    宁成周这打boss之路,持续了三年多也没个进展,等同于原地踏步。反而是宁黛完成了初步构想,成功上台,成了白官一派的新发言人,惊艳世界。
    新一轮三方会议,与会记者团团围住宁黛,不问此次会议的话题,全在八卦她的上位之路,以及白官如今雄厚财力的来源。
    换了别人或许会避之不及这样的问题,但宁黛显然很喜欢记者们的提问,非常开心的畅所欲言。
    “说起我们白官的财源,我不得不说说那个我背后的男人!他为了我的事业,牺牲了很多,我能毫无顾忌的站在这里,离不开他的支持,他的付出......”
    在场记者们各个两眼放光,提问更加踊跃,直到作为助手的苏吴上来结束采访。
    又来了!又不是获奖感言,可就别再提你身后的贤内助了!
    离开记者的包围圈后,苏吴不太赞同的劝谏说:“有些事情,其实你不必都同记者说。”
    宁黛横他一眼,也很不赞同:“又没啥见不得人的,我为什么不能说。”
    苏吴头疼。
    自从宁黛上位后,苏吴好像每天都在忙着头疼。
    他之前从不知道宁黛这么能折腾,但凡他一个不留神,她必定能做出出乎他意料的事。
    正因为如此,苏吴越发好奇,她那位撑起了白官财务的贤内助平时都是怎么忍她的。
    “你就别整天露出一张便秘脸了。”宁黛辣眼睛的对苏吴说:“本来长相上就吃亏,再天天这表情,吓跑女孩子,得让你外公多为你的终身大事操心啊。”
    苏吴:“......”
    “会议快开始了,进去吧。”苏吴不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特别还是当下的场合,催促她入场。
    宁黛回了声知道了,想了想,又加了句,“以后你别随便打断我发言,我可是当过元首的女人,我能没有分寸吗?”
    苏吴:“......”行了,元濯的首长是吧!
    两人往会议厅走,通道另一边,北堂宇与一干白官代表盛势浩大的走过来。
    两方打了个照面,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北堂宇停了停脚步,率先向宁黛点头致意。
    宁黛提着嘴角微微上扬一下,恰好这时候还没关机的手机震动起来。
    “进去了。”苏吴在旁小声提醒。
    “等下。”宁黛选择先接电话,因为来电显示是爱国的班主任。
    爱国如今已是一名光荣的小学生了。
    学习方面完全不用宁黛操心,已经达到了散养标准。
    所以会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宁黛还挺意外,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能让班主任给自己来电,要知道一般情况下学校有什么事都是联系元濯的。
    谁让元濯又闲,又能刷脸呢。
    而她这位监护人,就是个摆设。
    宁黛接着电话往另一边走,“老师你好。”
    “爱国妈妈,我需要你尽快来一趟学校。”电话里,班主任的声音很严肃。
    “怎么了吗?”这是叫家长?叫家长不都是学渣的专利吗?什么时候学霸也有这种待遇了?
    “有些关于爱国同学的问题,我需要和你好好沟通一下。”班主任的声音仍是很严肃。
    “需要来学校?老师可以联系孩子父亲......”
    “不,不能是元先生。”班主任强势拒绝,“一定得是您来才可以。”
    宁黛沉默了下,心想难道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难道她家小爱国早恋啦?不应该啊。
    “老师,我能问问,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吗?”到底是什么事,怎么就不能让元濯出面呢?
    难道这便宜爹当的不称职?那更不可能了,他都被推选为学生家长会会长了。
    当然了,有大半原因还是因为脸好看。
    班主任犹豫了片刻,随着一声叹气后,小小向宁黛透了个底:“你们家爱国最近和年级里的女孩子们走的比较近,有几个女孩子还为了爱国争风吃醋的,具体的情况,还是请你过来说吧。”
    宁黛:“……”
    真的假的哦。
    爱国竟然这么给力了吗?
    这么八卦的事,她怎能错过,几乎不做考虑,宁黛满口答应:“好的,老师你放心,我现在就过来!你等我!”
    班主任心说果然这种事还是找妈妈比较靠谱,挂断电话后,班主任耐心等着宁黛来报道。
    电话一收,宁黛收起八卦表情,一脸急切的找到苏吴,说:“这会我不参加了,你代表我参加,我要去趟学校。”
    苏吴看她脸色不好,被她带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宁黛“嗯”了声说:“爱国出事了,班主任让我立即赶过去,不说了,我现在得立即过去。会议就交给你了。”
    “行,你去吧。”苏吴揽下公事,还不忘宽慰她:“你别急。路上小心。回头有事找我。”
    宁黛敷衍了几声,快速离开了会议中心。
    ……后来,苏吴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气的肝疼。
    撇下这么一个重要的会议,竟只为了跑去学校听老师八卦几只小萝莉和一只小正太的情感纠葛?
    宁黛,我鲨了你——!

章节目录

快穿:龙套好愉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Dear毛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ear毛裤并收藏快穿:龙套好愉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