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着眼睛嗅了一会儿,过足了瘾,陈建生把内裤拿开,翻了翻,露出了用来遮屄的部位,白色的布料上有块很明显的,被水洇开的痕迹。
    陈建生喉头滚动一下,把内裤凑到唇边,舔了舔那块湿掉的部位。
    很可惜,如往常一样,尝不到什么味。
    陈建生又把湿掉的部位吸到了嘴里,似乎是想将布料里面的水分吸出来,但什么也吸不出。
    这条内裤还不够湿。
    陈建生含着儿媳的内裤,靠着墙,裤子被拉到了大腿,他握住自己粗黑的阴茎,一下一下吸吮嘴里的内裤。
    儿媳的逼,儿媳的骚水,都想尝一尝。
    用嘴,用鸡巴。
    嗯!
    这大水逼,儿子一直胖不回来,就是因为她一直在压榨儿子吧?
    怎么不来压榨他这个公爹?
    他体力好,也持久,一定能干得骚儿媳哭爹喊娘,何必折腾他儿子?
    陈建生撸着自己赤黑的巨根,顶端龟头涨紫,马眼溢出前精,滴到了地上。
    陈建生脑海里幻想着儿媳被自己压在床上干,墙上干,沙发上干,这个大屁股大奶子的女人,被她肏得喷水高潮。
    陈建生把内裤放到自己阴茎上,将涨硬的阴茎裹住,大掌覆在外面,包裹着内裤套弄自己的阴茎。
    哦~
    骚逼儿媳,被他干得直喷水,让他快一点,重一点,像母狗一样跪伏在床上,撅着个圆圆白白的腚,用骚逼夹他的大肉肠。
    “爸,好爸爸……干快点……儿媳的骚逼好痒……”
    “啊……啊……干到里面了……骚花炸了!爸爸好强,儿媳……爱爸爸……更爱爸爸的肉屌……”
    陈建生两只手握住肉屌快速套动,脖子和额头的青筋暴起,古铜色的皮肤被汗液洗得亮油油的。
    哦!
    他深色的嘴唇张开,喉咙里冒出粗沉的喘息。
    骚儿媳!
    掰开屁股,让爸爸的肉肠好好干你!
    骚儿媳马上掰开了两肥白弹软的臀瓣,后庭的花都是粉的,在收缩,一副饥渴欠干的样子。
    骚逼含住他粗黑的肉棒,他尽根推入,骚肉就被刺激得吮地他更紧,他畅快极了。
    陈建生在儿媳的内裤上射了出来。
    然后大半夜的,把家里所有人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到天井外面洗。
    这事他做习惯了,轻手轻脚,洗完把衣服挂起来,都不会将儿子和儿媳吵醒。
    躺在床上,陈建生一时半会睡不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儿媳有了非分之想。
    他一个鳏夫,而且是死了老婆十几年的鳏夫。
    一旦对哪个女人动了念头,这个女人又整天在他面前晃,这些邪念就是想压也压不下去。
    陈建生能一直靠手动,靠偷儿媳内裤发泄生理欲望,是因为他不知道儿媳对自己什么想法。
    一旦儿媳对自己露出点什么,他绝对会像饿狼扑食一样扑上去。
    不考虑事后怎么收场。
    因为他实在憋得太狠了,日日惦记儿媳这块肉,长期的求而不得,让他内心实在痛苦,然后就会在心里想,做一次梦也好。
    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就让他在梦里实现吧。
    他想干一次儿媳,就一次。
    --

章节目录

造梦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清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衫并收藏造梦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