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个前男友”宋珩动了动脖子,继续,“我去上海找过你,大二的时候,你有男朋友了,当时我……很后悔……”

    听着他的话,她感慨万千想笑又无奈,掰着手指:“我和他总共在一起不超过一个星期,手都没牵过几次呢?”

    “我嫉妒他”过了良久,他才闷闷的说了这句话。

    她侧了侧身子,感受着他的炙热,她折起一条腿压在他身上,下身有意的吸着他的性器。

    “你呢,你就没有再谈过?”

    “有”宋珩如实说,“从上海回来我就谈了,也是一个星期就分了……”

    大概是她的话,大概是自己释然了,宋珩心情好了些,继续床上运动。

    “请年假出去玩几天吧?”宋珩问她。

    余清音点点头,“过年都没有好好玩!”

    “你想去哪里?”

    余清音想了两天给他回复:“北欧吧”

    “听说哪里能看到极光”她说。

    “好”

    六月底是姥姥的祭日,宋珩回市拜祭,顺便把外孙媳妇儿介绍给她,然后俩人直接去北京在那里转机,飞北欧,两个星期的年假,去了四个国家,每个国家停留三四天,因为季节不巧,余清音没能看到心心念念的极光。

    但因为在瓦特纳国家公园看到了海豹群而一洗心情的阴霾,看着她绕着冰川湖奔跑就为拍一张清晰的海豹图时,宋珩想,就现在吧!

    宋珩求婚了!

    带着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在冰岛一家小镇的餐厅里,店长夫妇送了他们亲手制作具有蓝湖特色的工艺品祝贺。

    看电影都不会感动的诺言现在亲口听来竟然也会感动,他把戒指给她戴上才起身。

    “A市的那套房子是聘礼,房产证写的我们两人的名字,卧室床头柜里的是我的工资卡,年中分红也打里面,聘礼的钥匙来之前也被我放在床头柜里了!”

    “回去我们就装修吧!”

    “宋太太,你看我们什么时候领证合适?”

    “老公也是家人了吧?”

    听完他的话她突然很想哭,这种铺天盖地的委屈感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心疼,“宋珩”

    “嗯?”

    “我好爱你”

    “我也是”

    “我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好的,宋太太!”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被他的气息吞没!

    回国后两个人一边忙工作一边盯着装修,装修公司是柳熙介绍的,很靠谱,大部分设计余清音都有参与,眼看着都装修完了,宋珩也没有任何表示,每次问他意见他都是说聘礼都送出去了自然要依她,问急了只说简单温馨就好。

    倒真是好说话,余清音闲下来给宋珩打了个电话,闲聊了会儿,她才缓缓道出主题。

    “宋珩我能求你个事吗?”

    “但请吩咐,无不从命”

    听他说完,余清音失笑,“主卧落地窗那块地儿能不能都铺上地摊?”

    “铺毛毯也没问题啊!”

    “床侧到阳台一起都铺上。”余清音想了想,“算了,阳台放个榻榻米吧”

    “你安排就好了,我都喜欢。”

    忽略他的聊骚,她转开话题,“闲下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坐在上面喝喝茶看电影”

    “也可以做爱”

    “……”

    “地毯都铺羊毛的吧,省的你每次都说跪的膝盖疼……”宋珩脑海里已经有了画面,正说的起劲,听筒里传来嘟嘟嘟声……

    宋珩无奈,他这不是为她好吗?

    快冬天的时候俩人才搬进新房,三室两厅,装饰及家具不多,显得房子愈发的宽敞。

    “以后有了孩子不就不显得空了”宋珩说。

    “孩子?”余清音故意装傻,“你生啊?”

    “这恐怕有点强人所难!”他笑。

    宋珩今天下班晚余清音做的晚饭。

    他换了衣服出来,挤进厨房看着研究菜谱煲汤的人,逗乐了:“今天晚上也是大补汤吗?”

    “是啊”余清音信誓旦旦,“我比较喜欢煲汤,你习惯习惯吧!”

    宋珩掀开盖子闻闻味道就知道是什么汤了,不禁失笑,“怎么回事啊小朋友,这个乌鸡虫草汤都做了好几遍了,还用的着回回看菜谱啊?”

    “我……这是为了口味升级。”余清音扭过头嗔他一眼,“你以为都是你啊,做个菜都有天赋。”

    “我做什么都有天赋”宋珩倚着门楞看着她,“以后饭都我做好了,你就负责……”

    “刷碗?”余清音眼睛亮晶晶的接话。

    宋珩做出一个口型。

    “你……无耻”她脸一热。

    “你就负责好好爱我就好了——想什么呢你。”宋珩拿过门口的另一个围裙

    “帮我把围裙系上好吗,小公主?”

    “谁是小公主,请喊我女王大人”

    “好的,宋太太”

    “别乱喊,还没领证呢!”

    “听这话要反悔的意思啊?得赶紧找个时间把证领了”

    “嗯”余清音研究菜谱没空和他贫,敷衍的应了一声。

    “明天周末”

    “……”

    两个人吃过饭去楼下小区溜达了两圈消消食,清荷佳苑的绿化很不错,楼层也不密集,小区里还有个很大的人工湖,平日里忙着工作忙着谈恋爱倒是真的没有健身运动的时间了,俩人只能以散步代替了

    回来之后宋珩去洗澡,余清音卧在阳台上的榻榻米上看着窗外,好安静的,他们住高层在阳台抬眼就能看到万里苍穹,虽然有限,所幸今天天气好,推开窗户能看到繁星点点和挂在天际的弦月。

    宋珩擦着头发出来,看见她趴在窗台上探着身子往外看。

    “看什么呢?”他扯起榻榻米上的小毯子披她身上。

    “星星”她指着窗外献宝似的指给他看。

    宋珩笑笑,也跟着附庸风雅的赏了会星空,两个人席地而坐,背靠着玻璃,身影相依。

    浩瀚苍穹之上的星光穿过亿万光年,穿过漫长的黑暗和空寂,穿过时间,就这么轻轻渡撒在人间,穿堂过巷,无穷无尽的辉光裹在皎月里静静的在他们身上流淌。

    此夜易逝,余生漫长!

    周菲说人一生不一定只爱一个人,但若一生只爱了一个人,并能和他相守白头,走到最后,岂不是最好!

    ЭЩ點ǹ2qq點CóM

    https://

章节目录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就是阿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就是阿蛮并收藏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