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风的休息室。

    褐色真皮的转角沙发旁边,摆着青瓷的室内花盆,花盆里是清冽的无土栽培营养液,一株挺拔而罕见的阔叶绿植为整个房间都增添了一抹生机。

    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皮肤白皙,仿佛无瑕美壁,直挺的鼻梁,绯色的薄唇,丝质的衣衫,如同和他冰玉一般的身体融为一体。窗外隔了轻白薄纱渗进来的明媚阳光,给他镶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色。

    另一个一身质地良好的单色西服,没有一处能显现出是什么牌子,连布料的花纹都是暗色嵌入,越是低调越显奢华。对比那些在服装最显眼的地方打榜似的挂一个Logo的所谓名牌,如此的低调才是于无声中听惊雷。西服的主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略显散漫的靠坐在沙发上,看似慵懒,却暗藏着掌控一切的魄力。

    看不到两个人的眼睛,因为都被VR的头盔覆盖住。

    他们显然在玩一场只需动用上肢的游戏,佩戴着机械手臂的两人看起来是一队,却在模拟的厮杀中默不作声,互相都没有言语上的交流。

    游戏结束的提示音响起,两人分别摘下头盔,也不评说刚才的战绩,像是迅速恢复到了现实中的角色。

    “要喝什么?”乔风问着旁边的男人,却并不等他回答,直接走向冰箱,打开,拿出两瓶功能饮料。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一个标准的徒手接,对面的男人淡然一笑,拧开瓶盖啜了一口。

    “最近想办法再安排一次。”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他的情绪,却自带了一股威严。

    “上次用醉酒当借口蒙混过关,这次哪有那么容易。”少年走到窗口,伸出一只手挡在前额,还是被明亮的阳光刺激地眯起了眼睛。

    太阳总是自大地以为自己给予了每一个角落光明与温暖,便理所当然的命令所有的行星都围绕着它周而复始。可它忘了,宇宙间总有那么一个死角,接收不到它的光和影,从而孕育着阴鸷和暗流,而那个地方就在它自己身上。它叫太阳黑子。

    “下个星期,我每天下午四点都会在La Mire。”男人拿着只喝了一口的饮料来到乔风面前,递给他,“你知道怎么做。”

    少年没有说话,默默的接过了饮料瓶。

    沙发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除了头盔之外的其他VR玩家设备,包括一套只有内部特供并没有在市面销售的VR触觉衣。32 个独立控制的触觉反馈区域,让穿上它的玩家从肩膀、胸部、腹部一直到大腿,都能在虚拟的游戏环境下得到切身体会,大到中弹,小到下雨,感同身受。

    ******************************************

    暗室中,没有开灯。但光亮是有的,从一个立式的密封玻璃橱柜中射出,不太耀眼,是那种柔和的乳白色。而柔和的乳白色正洒在黑色的柔滑丝缎上,被一条珍珠细链反射出暧昧奢靡的光芒。

    一个暗色中的身影,似乎在伫立不动。

    走近前才会发现,一个衣冠齐整的男人,却只有下面的西裤敞着前口,粗大的炙热已探出自己的领域,圆硕的顶端似乎在蒸发着热气,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挤出一团润滑剂,轻轻地涂在整个柱身上,想象着是她的濡湿在滋润。

    他深呼出一口气,手臂开始由缓入急地前后抽动,冷峻无欲的脸上慢慢浮现起一丝诡异的潮红。

    他的头上戴着无线的隔音耳机,耳机里面是被循环播放了无数次的一条音频,甚至都不是一句完整的话语,只是几个字,但,是她的声音:

    “啊……嗯…….不要……求你……”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好痛~啊~求你~为什么~啊~”

    闭上眼睛,他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如同掺了丁香的蜂蜜,想象着亲吻她的柔唇,像是在品尝莲花,微凹的脐孔之下,是至乐的幽谷,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乐土。

    她在肉体的痛感下爆发出的极致诱惑,像是蛇蝎毒药,噬骨蚀心,每每想起,都能让他的理智濒于崩溃。

    他被自己的矛盾折磨,折磨至深:

    明知他不能得到,却无法放手;

    想对她疼对她宠,却摆脱不了看她在极度的痛苦中无力挣扎带给他的快感。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好痛~啊~求你~为什么~啊~”

    ……

    他终于释放了出来,射在玻璃橱柜的门上,里面挂着的是她在身上穿过的小黑裙,应该还带着她的味道。耳机里仍在往复地播放着,唯有失去意识才会得来的她裂帛般的声音。

    拿过柔软的毛巾擦干自己,又仔仔细细地用高档玻璃清洁剂抹净橱柜,男人又恢复了清冷的神情。

    ************作者的碎碎念***********

    以前答应过一个读者的暗黑系男主开始登场不喜欢的话也不许打我

    3Щ點η ②q q點℃哦 M/7927956

    https://

章节目录

美味女主播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真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一并收藏美味女主播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