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sir一伸手把小妖搂了过来,使劲在她后腰上掐了一把。

    小妖疼得一咧嘴,再看看面前三个人的脸色,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此行非善!可怜自己刚从未成年那里逃出来,就分秒必争的落在他们几个手里,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啊,你们还没吃饭吧!饿不饿啊?”她装出来满脸的谄媚,顺势从梁sir的怀里退出去,站得离他们三个都远了一点儿。

    她一个小白兔,要对付三个大灰狼,打不起咱还跑不起么?

    门口的保安觉察出这边的情况有点儿不寻常,走过来问道,“你们来找人的话请登记。”

    “我们就找她。”梁建中伸手指了一下正往后面缩的小妖。

    “请问您和这位学员的关系是?”保安尽职尽责的要往本子上写。

    “我是她男人。”

    “哦哦,丈夫是吧?”

    “你可真好意思!”陈思明在旁边早嚷嚷起来了,“我才是她老公!”

    柳念飞直接抢过来他的本子,签上自己的名字,在关系一栏注上:男友。

    保安整个傻眼,看看一个玉树临风,一个高大健硕,一个沉稳冷静,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对面随时准备撒丫子的一个小姑娘。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姑娘看着挺清纯的,怎么同时跟三个大男人纠缠上了?这下东窗事发了吧!不过这几个人好像互相还都认识,那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存在?还真是活久见!

    小妖基本上就是像个刑场上的犯人一样被他们押着回了酒店。

    梁建中首先把手机上的照片放大,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震得旁边的水都差一点儿从杯子里潵出来。

    小妖看着照片,眼睛瞪得老大,“这,这,这什么时候拍的啊?”

    “你怎么还好这口儿?你找个这样的这样的,我就忍了。”陈思明激动得拿手指着梁建中和柳念飞,被他俩一掌拨开,“哪弄来个奶油似的高中生?!”

    柳念飞一声不吭,就用一种带着受伤的幽怨眼神看着小妖,看得她立刻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比陈世美还陈世美。

    最后还是梁sir高屋建瓴的总结了一句,“说吧,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Joey啊,我们就是一起参加培训的同学啊。”她想抵死不承认,反正他们也没有证据。

    梁sir突然伸手戳了一下她领子里露出来的一截肩膀,“这是什么?”

    吻痕?不会吧?那个该死的未成年!

    小妖满脸慌乱的低头去看,白皙的皮肤上什么都没有。

    “哼!”“果然!”“真做过了!”对面的三个人同时出声,气氛顿时冷了十几度。

    啊~上套了!这下藏不住了!

    “昨天是他生日,我喝多了一点。然后,然后……”小妖的声音越来越小。

    然后的事情你们反正也猜到了嘛!

    不过她还没坦白自己做的那个噩梦。这种重口味的东西要是让梁sir和陈思明他们知道了,那才是真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呢!

    “嗯,那你自己说,怎么办?认不认罚?”梁sir伸手拿过水杯,用一根手指在杯壁上轻轻敲着。

    啊?这样就给她判了刑了啊!

    “我这个月的钱已经花没了,买不了什么给你们三个赔礼啊!” 小妖拿出钱包,打开看看,故意转移话题,“要不下个月吧,等发了工资,我请你们吃饭?”。

    她那点儿工资,连面前这几个男人的账户零头都比不了。他们真要挑个土豪级别的地方,一顿饭下去,她下个月就吃土去吧!哎,小妖心有戚戚地想着:自己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白领”收入。

    坐在她对面的三个男人跟她的脑回路根本不在一个平行世界:谁稀罕她请客吃饭?!赔也得赔点儿别的!

    他们突然对视了一下,仿佛盯上同一只猎物的一群狮子,“噌”一下全都站起身,争先恐后的朝她扑过来。

    “啊!救命!”小妖吓得要跑,早被离她最近的梁建中一把擒住,剩一个陈思明气得跳脚,柳念飞阴着个脸去口袋里掏烟,掏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戒了,为了眼前这个小没良心的戒了。

    梁建中一手摁着还在负隅顽抗的小妖,一面得意地挑衅,“我要上家法了。你们出去的时候把门带好。”说着用舌尖略略地舔了舔他那颗曾经在小妖身上留下过无数战绩的犬齿。

    小妖一看上天不成,入地无门,整个人都泄了气:

    早死早超生,反正没有一回能躲过去的!

    陈思明听了这话,眼珠子一转,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动了,“谁说我要出去了?”接着给柳念飞使了个眼色。

    巨人哥哥也直接搬了把椅子坐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来了句,“我们不急。”

    他们想干什么?

    VIP席观看她和梁sir的活春宫?

    小妖立刻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虽说跟他们几个都上过床了,但是这种一边被做一边被看的情况还是太触及底线了吧!

    “啊!我不要啊!”她被按着起不来,干脆翻身想爬着逃走。梁sir早就手疾眼快地把她揪起来抗在肩上,头也不回的丢了一句给客厅坐着的俩男人,“爱看就看,不许发表评论。”

    说着松手把她把床上一丢,扒开自己的衣服,直接压上去,手早就从裙子底下伸了进去,二话不说就把底裤抓了下来。

    小妖满脑子都是客厅还坐着的那两个人,面对梁sir强劲的攻势比往常更多了几分抵抗,不断地拿手去挡他正要脱她裙子的大手,“梁sir,梁sir,有话好好说!”

    话还没说完,男人褪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身体就直直地立在床上,胯部正对着她的脸。轻轻一扒布料,紫红的物什就挣了出来,“啪嗒”一下敲在她的眼睛上。男人恶意的握着已然渗出晶莹的头部,上上下下的在小妖脸上蹭着,把粘粘的液体涂得到处都是。

    “听说你为了某人还跟杰森要了什么‘深情’喷雾?什么时候让我也见识见识?”刚说完,就跟赌气似的,直接把粗大的分身塞进她嘴里,堵得她立刻哼哼唧唧的,半个字也吐不出,“没什么好说的,我说过了要上家法!”

    梁建中的速度随着刚才那句话越来越快,每一下都能听到被他顶到喉咙底部的小妖要咳又咳不出的声音。这样的力度和速度真是刑罚的感觉,不出两分钟,被他按着一只膀子躺在床上的少女就涕泪齐下了。

    3Щ點η ②q q點℃哦 M/7920329

    https://

章节目录

美味女主播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真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一并收藏美味女主播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