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没去什么厕所,自己进了电梯,本来想一走了之,打车回家的,却鬼使神差地按了顶层的按钮,到了饭店的露天天台。

    天台上起了夜风,不大,但是也能掀动衣角领口,凉飕飕的。

    小妖不是天生就胸无大志,而是自己的身世太TM狗血,把她下半辈子的夸张剧情都提前演完了,所以在人前抛头露面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合她胃口的。

    小妖本名姚潇潇,母亲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歌手,外界疯传她是媒体大王姚景天的私生女。母亲从来没有出面正式澄清过,但还是保留了女兆姚的姓氏。姚家曾经开过新闻发布会否认姚景天和她们母女的关系,对此小妖的母亲在被狗仔围追堵截时也一直保持“无可奉告”的回答。她太了解这个圈子了,没点儿无事生非的本事,不可能在里面混得风生水起。

    其实姚景天一生风流,共娶了四房太太,不过各个都背景深厚罢了,没有一个出身平民。所谓豪门深似海是有道理的,哪有那么多麻雀变凤凰的真事?四个太太都不停地为姚景天开花结果,真要按照姚家的大排行,小妖最小,该是老九。

    四房的子女中间早就开始了不少明争暗斗,觊觎着这分家产,更不容许什么外来的情妇带着拖油瓶来分一杯羹。小妖的母亲向来也并未跟姚家提过什么要求,自己一个人带孩子过活,也不至于维持不了温饱。

    母亲对她在媒体前的曝光管得极严,几乎不给娱记们任何机会。她从小学就被送到了国外寄养留学,直到高中才回来,娱乐圈里的新老更替都是以光速计算的,彼时狗仔们对于她们母女的炒作热情早就降成了零,所以从始至终媒体们连小妖的一张照片都没拍到过。

    她也算是继承了母亲的好嗓子,毕业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18R的主播岗,一直以艺名在台里混着,倒也乐得自在。

    她没告诉家里自己做的是什么电台,估计她妈也没有兴致大早上六点起来听黄色小广播,但是像这次三台合一的培训这样,一旦上了电视曝光,说不好会被别人翻出来老皇历,她妈肯定不会高兴。

    小妖正倚着天台的护栏长吁短叹,背后忽然传来一句有些冷淡的话语,“护栏不见得结实,小心掉下去。”

    她吓了一跳,感觉护栏真的开始松动了似的,连着退了好几步,撞进了一个结实到发硬的胸膛。抬头一看,柳念飞正垂着眸子望着她。

    这是两个人开始冷战以后他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

    小妖突然鼻子一酸,干脆扎进了他怀里,头抵在他的前胸,抽抽搭搭的掉起眼泪来。

    委屈的小可怜样招惹得男人心口像有个野物一样乱撞,手早就不由自主的抬起来了,搂住了她的肩膀。

    “去看看,就当玩儿了,不喜欢再回来。”柳念飞揉揉她的头顶,语气中柔和的温度早已占了上风。

    他还是让了步,谁让他面对的是小妖?

    就算他再生气,怎么可能不给她台阶下呢?

    “不过,就怕你太耀眼,一旦在镜头前亮了像,他们就不肯放你回来做幕后了。”他嘴角开始微微上扬,却不像是说笑话的态度,“到那时候,哪还有心思记得我们这些贫贱之交,啊,不对,是淫贱之交。”

    柳念飞平常不像陈怪兽那样爱插科打诨,突然冒这么一句,倒把小妖听笑了,脸还埋在他胸膛里,“扑哧”一声,热热的气浪隔着衬衫涌到他皮肤上。

    紧接着他左胸上的那颗小红粒突然被少女一口咬住,泄愤似的拿牙磨着。“嘶——”,疼到不大疼,但是这么出其不意的袭击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没事儿练一身肌肉干嘛?!咬都咬不动!

    小妖松开口,被唾液濡湿的那一小块布料紧贴在柳念飞的块状胸肌上,凉风一吹,就看见那一小粒石子一样地挺立起来。

    原来男人也会激凸!

    胸口上调皮的凸起像高原山顶的灯塔,在天台上不甚明亮的灯光下招摇过市。而山脚下另一处的凸起也开始抵着小妖的肚脐明显起来。

    “讨厌~”小妖拧着脸捶他,粉拳砸在他铁板样的肌肉上,震得她手疼。

    她还蜷在他怀里,一下一下砸他,身子也被惯性带着小幅度地前后晃动,前面的两小团丰盈无心插柳地蹭着他,蹭得他下面更加难耐地越来越硬。

    “你玩火是不是?”男人出手按住她的后背,让她动弹不了,小丘都被他的铁板压扁了,甚至有些疼。

    “就玩了!怎样?”小妖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神情和语气却都开始挑衅起来。

    玩火自焚。

    说的就是她。

    还没有容她得瑟完,柳念飞早就抓小鸡似的把她反身摁在护栏上,膝盖顶进她股间,立刻被沾湿了一大块。

    难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她那个小地方怎么老能流出那么多?

    “什么时候湿成这样了?”他揶揄的口气响在耳边,“我还以为你不想我呢!”

    小妖被他的蛮力压在护栏上,脸直直地对着十几层下面的幽深莫测,心脏狂跳,“哎哎,你说的,护栏不结实!”

    “小笨蛋,什么都信!”这次传来的声音更闷,他的头已经潜进了她的脖项里面,轻噬着她后颈连接脊椎骨的那一小块嫩皮,突然又伸出舌头一舔。

    “呃~”小妖的吟哦还没发全,正在发痒的小穴“倏”地被一个火热的异物填满。

    男人要她要得急,连内裤都没有脱下来,仿佛那短短一秒钟也是浪费的。把纯棉的布料斜斜地扒到一侧,就已经长驱直入。

    小妖酸爽地头向后仰到了最大角度,喉咙里拉长了音叹了一声。

    柳念飞大手一伸,从后向前地擒住她的下颌捏紧,这下她想低下头也不行了。

    无敌的粗长迅猛地抽插起来,一如既往的骇人,也一如既往的诱人。

    “啊~太重~了~”小妖下面被撞得有些痛,但又迅速地被淹没在滔天的快感里。

    身后的男人闷不作声,只顾比之前更大地用力。

    小妖被他捏着两颊两侧,回不了头,撒开本来攥着栏杆的双手,要去后面推他。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他的铁掌抓住,反扣在后腰上,彻底丧权辱国地丢了主动权。

    全身的每一块筋骨,每一条神经,都像是被他完全掌控了一样,随着他的顶进拔出颤抖,随着他的喘息无声尖叫。

    柳念飞突然扒开她的衣领,照着雪白的膀子狠狠地下嘴咬了下去,痛得小妖高喊了一声。

    “好疼~”眼角的泪花在照明灯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不疼你不长记性!”柳念飞的巨茎更加凶狠地进出着,“记吃不记打!”

    他用长臂环抱住小妖的腰肢,死死的按贴在自己前身,霎时缩短的肉体距离让每一下贯穿的力道以几何倍数增长,狠狠的数十下早让身下人四肢酸软,瞳孔散大,大口喘息仍摆脱不了即将窒息的感官刺激。带着薄茧的手逐渐下行,停滞在小腹下方和里面的挺进遥相呼应的位置,用力按压起来。

    那是宫颈的位置,手上的力度配合着精壮的腰臀的猛力冲刺,毫不费力地打开了门户。已经软成一团的少女任由他臂上的力量托着,360度无死角地敞开了自己最为幽秘的保留地,迎接着他拓荒者一般的洗礼。

    天台上的惩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突然传来一声不起眼的“吱”,门被打开的声音。

    3Щ點η 2q q點℃哦 M/7888422

    https://

章节目录

美味女主播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真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一并收藏美味女主播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