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你很不厚道你知不知道?”小妖一边拿勺子狠狠地挖了一坨蛋糕塞进嘴里,一边不满的嚷嚷着,“害我白为你担心被别人占便宜。你跟梁sir串通好的是不是?”

    身边的大灰狼早把舞台上那个小乃狗牵了回来,俩人正头颈绞缠得像个连休婴儿。

    “我没要瞒你啊!你又没问我。”杰森一脸狡猾的笑,“梁总监好像对你特别在意呢!'亚当夏娃'又不只我一个人可以出差,他特别点名要我来,就是因为知道我对你不会有兴趣!”

    “你早点儿告诉我,我在台里还能帮你物色物色啊!你看上哪个,我可以帮你一起把他掰弯。”小妖拿着挖蛋糕的勺子在空中挥来挥去,声色兼备地碧划着。

    杰森和他怀里的小乃狗一齐朗声笑了起来,“算了吧,是直掰不弯,是弯不用掰。我们有自己的'雷达'系统。”

    他们一边说一边指给小妖看,舞池里哪些是自己一国的,哪些是过来凑热闹的。

    说实话,小妖挺喜欢跟杰森相处,他颠覆了很多自己原来自以为是给男同志们戴的标签:没有嘲人的打扮,并不假清高,既不是花样受也不是肌內攻,清清爽爽地就像是个普通的理工男,只不过脑子灵活了不是一星半点儿而已。

    她看着旁边两个人吻得如痴如缠,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的样子,赶紧拍了拍杰森的肩膀,“你们快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一会儿吃完了买单。”

    “这么晚了,你自己回家可以吗?”杰森有些歉意的看着她。

    “没事儿,怎么说这里也是我的地盘。”小妖一边没心没肺地说着,一边接着往嘴里填蛋糕。

    杰森说的没错,这家out的甜点真不赖,甜而不腻,还有很浓的果香。要搁在平时,小妖就跟他们一起出门了,但是今天真的舍不得刚吃了一半的慕斯蛋糕。

    是不是应该打包两个带回家?反正今晚的花费都是公款。

    吃货小妖的脑子急速转着。

    杰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出手机,对她说道,“来,扫码加我,等到了家给我报个平安。”

    小妖顺从地加上他,又开玩笑地说哪天去“亚当夏娃”总部参观找他蹭饭。杰森却很认真地说一定会带她好好玩儿,计划着去哪吃去哪住什么的,把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弄得像是明天就实行似的。

    “我很喜欢你。”他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对小妖说,眼底又恢复了纯净的清澈。

    “也许我们能成闺蜜呢!”小妖打趣的说着。

    “那也不错哦。等你跟梁总监结婚的时候,我帮你挑婚纱。”

    结婚?跟梁sir?

    这哪儿跟哪儿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梁sir想娶我?哈哈哈哈!”小妖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杰森却奇怪地盯着她,“你傻啊!别人都看得出来。”

    小妖登时就笑不出来了,脸色发僵地看着他俩跟她告别,勾肩搭背地走出酒吧。

    梁sir和她?

    根本不可能好不好!

    她倒是挺喜欢梁sir的,跟他做的那次也很舒服,但是那件事之后,他又恢复成“免打扰”的自定义模式,对她没有碧之前亲密半点儿。明明就是她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

    就这样,还能让别人看出来他要跟她结婚?!

    杰森喝多了吧!

    小妖坐在那里,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想到最后,干脆甩甩头,站了起来,准备打道回府。

    酒吧的后厅人满为患,小妖双臂佼叉护在詾前,內挨內地想挤到门口去。

    突然挺翘的臀上被人大力地捏了一下,她惊惶地回头,眼前撞过来一张流里流气的白人脸孔。

    顶着一头卷曲黄毛的男人忽然攥过她的手腕往一个人稍微少一点儿的角落过去,用生哽的中文挑逗地说着,“他们都不要你,我要!我让你爽!”

    说着,竟喷着酒气地凑过来要吻小妖。

    小妖反手给了他一巴掌,打得他一愣,又听到她用英文不屑地骂道,“go fuck yourself! you dickhead!”

    在d市会说几句英文的人不少,但是能用纯正美国东部发音骂脏话的还没见过几个。

    这似乎更挑起了那个黄毛的兴趣,嘴里一边邪笑着念叨“iing!”一边又恬不知耻地欺过来,干脆用手钳住了小妖的双臂,直接把她困在一个背光的墙角,没皮没脸的就往她唇上咬下去。

    “呃~”小妖挣扎不开,嘴上猛地刺痛,立刻尝到了腥甜的味道。又有一条让人厌恶的滑腻舌头伸过来,使劲的要钻进她的贝齿里面。

    “唔~啊~”她的手臂被大力扣着,根本动不了,双唇也被男人整个头颅的重量死死压着。

    周围的音乐依旧震耳裕聋,沉浸在放飞自我的人群,没有一个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小妖还在抵抗他的强吻,双手突然被拉到头顶被一只手固定住,另外一只手开始不老实地探进她的衣服里面,揉捏着她敏感的浑圆,又煽风点火地往她的小腹移去,伸手就去拉扯她裙底的内裤。

    “唔~~”她挣扎得更加厉害,眼泪也急得飙了出来。

    他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把她给强了吧!!

    小妖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可怕的念头,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像被龙卷风卷走了一样瞬间消失,再往下看去,黄毛已经被打倒在地,身旁有桌子被撞倒而砸碎的酒杯酒瓶,嘴角渗着血丝,眼角似乎也挨了好几下,正在捂着肚子“嗷嗷”地痛叫。

    骑在他身上还在狠狠落拳的龙卷风是她熟悉不过也最令她安心的一道高大背影。

    公主遇险时,第一时间铁定冲出来救她的骑士:

    柳念飞!

    https://

章节目录

美味女主播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真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一并收藏美味女主播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