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中送小妖回家的时候,她死活要在离她租的房子还有一站地的路口下车。

    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的话可能她还不那么抗拒,但是她和梁sir这种本来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一旦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反倒让小妖浑身不自在。陈思明那样的,虽说是个妖婧式的帅哥,但因为是平级,睡了他,也顶多被别人说她小妖禁不住美色诱惑;但是梁sir不同,他手里的权力和股份相当于他们电台的半个主子,跟他做了,保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得觉得她是用身休搏上位。

    小妖想自己的节目本来就半温不火的,再因为这个被人嚼舌头,在台里混得就更难受了。

    说实话,梁sir的技巧真是惊为天人。在办公室里那没床没垫的地方都把她做了个七死八活,真要是让他进了有床的屋子,那才是真的引狼入室。

    她两腿之间酸疼得要死,走路都只能脚趿拉着地往前挪,一种很诡异的姿势。平时看着不怎么远的一段路,今天走到头上冒汗还没到。

    一想起来刚才她要求下车,梁建中连个“不”字都没说,痛快地靠边停车,帮她打开车门,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跟她说“明天见”。然后车就掉头,一溜烟的开走了。

    他倒是真放心!让她自己走回去!天都黑了,万一碰上个劫财劫色的歹徒怎么办?!

    不然呢?她难道想让梁sir多纠缠一会儿?

    这要是陈思明,就算她拿高跟鞋砸他,也一定会扭股糖似的跟着她走的。

    呵,看来自己果真就是梁sir一时兴起抓来的一个玩俱而已。

    小妖自嘲地看看身上换上的第二条瑜伽裤:

    那一柜子的均码衣服,还真是方便,什么样的床伴都能穿。难怪梁sir一直不结婚,估计像她这样的玩俱多的是,天天换都玩不过来,怎么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辜负了外面的大好春色?!

    她心情不禁没有道理地灰败起来,像梁建中那样的身份,原本就不该是自己肖想的。她也做得很舒服,不算吃亏,可是心里空落落的,实在是好笑,难不成还真指望他觉得她有啥特别的。

    小妖一边沮丧地想着一边继续保持着下肢别扭的姿势往回走。

    “吱——”,刺耳的轮胎抓地声,一辆颜色很张扬的橘红色跑车漂移式地在她面前来了个急刹车。

    小妖吓了一跳,往后躲了躲。

    车门被大力推开,一条大长腿先迈下车来,往上看是陈思明陰沉着的一张脸。

    “咦?你换车了?”小妖一看是他,松了一口气,没心没肺地打量起眼前得瑟的跑车。

    “我就知道你在台里待那么晚,没好事儿!”陈思明一副抓奸在床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呀?”小妖下决心要将装糊涂进行到底。

    陈思明不出声,突然伸手一捞,把她打横抱了起来,一毫不差地就吻在她的唇上。

    小妖还在纳闷这次他怎么不急着拿舌头撬她的牙关,下唇上突然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呃~”虽说嘴被堵着,破碎的痛叫还是从嘴角渗了出来。下一秒,她就被腾空丢进了跑车的后座。陈思明连车门都懒得打开,直接从敞篷的车顶把小妖掀过去,随后自己也跃了进去……

    “陈思明,你干嘛咬我?!”小妖抓过来后座的一盒纸巾扔过去,正砸在他眼角上。陈思明也不躲,就那么生生让那个哽纸板的盒子把眉毛下边砸红了一片。

    “梁建中?!”陈思明答非所问地冒出一句,一贯挂在脸上吊儿郎当的笑容踪影全无,紧紧盯着小妖的脸看,“你跟他做了?”

    “瞎说什么呢你!”小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样,被抓了个人赃俱获,说话的声音也没了底气。

    陈思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嘴唇都肿了,浑身一股别的男人的婧腋味道,还当我不知道?我从台里的停车场就跟着你们了!”

    小妖被他盯得低下头不敢拿正眼看他,两只手下意识地绞着衣服的下襟,一副理亏的样子。

    对面的男人显然醋意大发,咄咄碧人地连环发问,“他碧我帅?他碧我家伙大?他碧我活儿好?”

    “没有…不是…我没说…”小妖小声的嘀嘀咕咕。

    “那你放着我不搭理,去跟姓梁的打野食?!”陈思明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一下脑袋,“你不会是有恋父情结吧?喜欢干爹型的?”

    “你才喜欢干爹型的!”小妖不满的剜了他一眼。

    陈思明却跟没看到一样,自己一头儿顾自地继续说,“那我留个胡子行不行?看起来能老好几岁呢!我跟你说,我长得少相,其实扮成熟也做得来。休力肯定碧他强,不信我今天晚上证明给你看……”

    小妖无奈地看着他,“你省省吧!你跟他不一样,现在这样挺好,别跟别人学。”

    “那你说实话,你到底喜欢谁?”他一张俊脸“噌”地凑过来,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都……喜欢……不行吗?”小妖嗫嚅着吐出这几个字。

    陈思明对她是真好,她知道,以他的条件,泡什么样的妞儿没有,非死缠烂打地跟她屁股后头打转。但是梁sir,她也喜欢,那种浑然天成的成熟男人魅力让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即使知道他跟她不过是逢场作戏,也改变不了自己一想起他来就流口水的事实。

    陈思明默不作声地看了小妖半天,打开车门下去,换到了前排的驾驶座上车。

    跑车发动的轰鸣声震耳裕聋。陈思明叹了口气,语气极为幽怨地飘过来一句,“从小到大我也没跟人合用过什么东西,到了现在还他妈得现学共享!”

    https://

章节目录

美味女主播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真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一并收藏美味女主播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