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触手奸,产奶、产卵、生小触手

    回到学校教室,冉冉和王妩凑到一起。

    上周末,她们玩触手游戏的时候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这个不能够对外公开的经历成了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她们相视而笑,彼此心照不宣。

    上午第二节课是原则生的外语课,但今天给冉冉他们班上课的不是原则生,而是其他班的外语老师。

    冉冉以为原则生有事请假了,还特意发了一条短信去关心他。

    然而,原则生没有回冉冉的短信。接下来的三天里,他也没有回到学校来上课。

    冉冉没有办法,悄悄把田一鸣拉到角落,向他询问原则生的情况。

    “你别担心,二哥没事的。”田一鸣安慰她道。

    “有事没事我自己会判断的,你就告诉我他在哪里吧?我可以去见他一面吗?”

    田一鸣沉默,半晌,仍是对她摇了摇头。

    这就是冉冉跟原则生之间的鸿沟,她没有能力去追寻一个跟自己处在不同世界的男人。

    冉冉青春期的恋爱在这里无奈地断掉了,画上了一个暗淡的省略号……

    半个月之后,原则生被判为违规生化实验的主犯,照片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他被全国通缉了,却依旧下落不明。冉冉是在一次莫名绑架中再次见到的他。

    原则生看到她似乎也是一愣,但他很快收敛起表情,没有对她表现出更多特殊的神情。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大褂,从棕色的药瓶里拿出三颗红色的药丸给她喂下。

    冉冉被人注射了麻醉剂,全身上下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她被迫吃下那三颗似曾相识的药丸,身体里面很快就升起了强烈的情欲,与之伴随着的,还有从她的奶头中涌出的乳白色奶水。

    这时,原则生放出一只黑色的触手生物。

    触手生物一得到自由就开始往冉冉的身边爬去。它缠住她的四肢、腰部、奶子,用变化出来的手掌在她身上的每一处揉捏和抚摸。

    冉冉的大奶子被它用力挤得喷出大量乳白色的奶水,奶水四射,画面异常淫靡。

    “哈啊~哈啊~啊~”冉冉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她的脸蛋又红又烫,满面都是情欲荡漾的神色。

    原则生冷淡地看着她被触手奸淫射精,直到她的肚子被精液堵得鼓起来了。

    冉冉双腿张开地躺在地上,原本平坦的小腹鼓得犹如怀胎十月的孕肚一般。浑身漆黑的触手仍然缠在她的身上,用变化出来的嘴巴咬住她的奶头吸奶。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原则生靠近她问。

    “肚子……”冉冉又害羞又难堪地说:“肚子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哦——”

    过不了多久,冉冉生了几十个白色的卵状物出来。它们很快破壳,并且从里面爬出了数十只黑色的触手生物。

    冉冉生出来的小触手靠喝她的奶水长大,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变得跟他们的“父亲”一般巨大了。

    冉冉被困在这个隐秘的地方中,一天天地和触手交媾、产卵,连时间的流逝都记不清了。

    主动和老师舌吻、交媾,被老师揉捏奶子,不停地喷奶

    在冉冉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原则生团队研制出来的产乳药投入到市场营销当中了。之前将原则生推出来背锅的那群人赚了一个盆满钵满。张先生父子搭着张叔叔——张子铮——那条线,也从中赚了不少钱。

    在全民都沉浸在奶水狂欢的这个时候,冉冉的失踪似乎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继产乳药之后,生物改造的一部分成果也成为了商品,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当中。女性们可以凭借已婚和已育的证明,到宠物店中购买改造犬、改造蛇等动物。

    从这里开始,国家放宽了对生物改造禁令的界限,但是,他们对原则生的逮捕令却还没有撤销。

    冉冉已经不知道生了多少只触手了。某一天,她从睡眠中醒来,她的身边却不见了那些时时刻刻都在给她灌精的触手。原则生抱着她,安安静静地陪在她的身旁。

    “原……原老师……”冉冉看着他,不自觉地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原则生捏着她白嫩的下巴在她唇上轻吻,轻声地问她:“你见到我就那么高兴吗?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冉冉微愣:“对……对不起……”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冉冉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看着面前这个冷清的男人,心里面就是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愧疚和疼痛的情感。

    “老师,我对您的喜欢是不是让您感到困扰了?”

    原则生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他用薄唇含住她微微张开的小嘴,把舌头伸进她的檀口里面肆意地搅动。

    冉冉闭上眼睛配合他的舌吻,伸着小香舌跟他抵死缠绵。

    这大概是她吻得最认真、最持久的一次接吻了。等到停下来的时候,她身下的小穴也已经淫水泛滥、湿得不成了样子。

    原则生用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在她的小穴中随意勾弄几下,就将她刺激得到达高潮,让她激烈地潮吹出来。

    冉冉紧紧地抱着原则生,仿佛一刻也舍不得跟他分开一般。

    “喜欢吗?”他一边用手指在她的小穴中缓缓抽插,一边轻声问。

    冉冉被他插得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呻吟:“哈啊~老师~”

    “我问你,喜欢我这样弄你吗?”

    在这时,冉冉莫名地心中一痛。她眼底泛着泪花,轻轻地摇头道:“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不知道怎么回答吗……”原则生将她的身体翻转,让她摆出跪趴的姿势。接着,他骑到她的身上,掏出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面操干。

    冉冉默默地跟他做了一回,用紧致、娇嫩如初的小子宫承受他激烈的射精。

    射完精,原则生就这样用肉棒堵住她的穴口,重新将她抱在怀里。他用一只手掌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她光滑的裸背,用另一只手掌握住她柔软的奶子揉捏。

    白嫩、柔软的奶子被原则生捏得喷出大量奶水,将他和冉冉的上半身都打湿了。

    原则生仿佛很喜欢将冉冉的奶子挤出奶水似的,他爱不释手地揉捏,让她在他手中一次又一次地喷奶。

    被老师灌了许多新鲜的精液,像奶牛一样不停地产奶

    原则生第一次见到冉冉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小姑娘生的真是太漂亮了,让人一看到就想要将她压在身下操干。

    后来,他也确实玩弄到了她,实实在在地品味了一番她的滋味。

    再后来,他发现了她对自己的不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心乱了。

    他没有压抑自己对冉冉的好奇,也没有避开她对自己的亲近。他理所当然地享受她对自己的好,也偶尔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他今天有被她感动到吗?

    每次他这样问自己的时候,他的心情都是平静的,波澜不惊。他甚至逐渐对情爱感到失望,觉得越来越没有意思。

    然而,这次重新见到冉冉之后,他对她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原则生再次将冉冉置于胯下操干,压着她又给她灌了几回精水。

    冉冉被他操得浑身酥软,用意志力强撑着才没有立刻倒下。她吸收了许多精液,两只奶子因此而源源不断地喷出奶水。

    原则生一边操干她的小穴,一边握住她的大奶子给她挤奶,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产奶的奶牛一般。

    他对她的奶子是真的喜欢,他爱不释手地揉捏,将它们挤得不停地喷奶。

    这样将她玩了一会儿,原则生贴近她的耳垂,小声地对她说道:“你是最特别的……以后不要再接触触手,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跟我之间的事情……”

    冉冉听得稀里糊涂的,但她对原则生有着天然的服从,只要是他说过的话,她都会乖乖地按照来做。

    “原老师,我知道了。”她用同样小的声音回复他道。

    得到她的答复,原则生似乎满意地笑了一声。他一手揉捏她的奶子,一手掐着她的细腰,开始更加用力地操干她的淫穴。他将她的子宫口顶开了,用滚烫、坚硬、粗长的大肉棒直捣她的子宫内壁。

    冉冉被他操得忍耐不住地大声呻吟,小穴里面激烈地喷射出大量湿滑的淫水。

    这一场交媾持续了很久,冉冉连自己是怎么昏过去都不知道。等她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房间那张樱花粉的大床上。

    之前和原则生在一起的事情仿佛只是她的一场梦境。

    张太太、张先生和张旭升看到她醒来,自是宝贝地抱着她疼爱了一番不提。

    “爸爸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回到家里面了?”

    “冉冉,”张先生温柔地摸着她的发顶说:“之前的事情爸爸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能够告诉你的不多。但是,只要是我知道的事实,我都会原原本本地说给你听的……”

    冉冉那次被绑架的确是一个意外,当时原则生看到她的时候都不由地愣了一下。只是那个时候原则生也不是自由之身,他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被关押、控制住了。他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在她身上做触手产卵的实验。

    然而,原则生也不是真的愿意为控制自己的那群人工作的。他成功找到可以让触手自主繁衍的方法,却又将一切、连同他自己一起全部摧毁。

    在个时候,冉冉就已经被他秘密送走了。研究所的人还以为她是跟他一起,共同葬身在了那场爆炸中。

    “冉冉,你要记得,关于这件事情的一切,你只能够永远地烂在自己的心里。”如果被别人发现她的子宫能够为触手产卵,那么她以后的日子就再也不得安宁了。

    冉冉紧紧地捏着自己的小手,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

    结婚后被大伯和公爹同时奸淫,喂他们喝奶

    失去了产卵的方法,触手的生产成本要比其他改造生物高出许多,它就没有办法像别的改造生物那样大量产出,只能够供给一些花得起钱的俱乐部或富贵人家使用。像冉冉家这般有钱的家庭也还出不起钱来买一只触手,他们只养了一只生物改造犬罢了。

    在家里面休养的这段时间里,冉冉常常与他们家那只金色拉布拉多犬交媾。有时候张太太也会跟她一起玩乐,她们母女二人一同撅起屁股趴在拉布拉多的面前,当骚母狗供它操穴灌精。

    有了这样一只贴心的宠物,张太太在家里面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半个月之后,冉冉重新回去学校上课。对那些过来关心她、询问她请假理由的同学,她一律以养病作答。

    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模样,冉冉重新过了普通女高中生的生活。只是她偶然想起原则生,心里面还是会隐隐作痛。深埋在她心底的这份感情,大概要伴随她的一生了……

    两年后,冉冉高中毕业。她一毕业就跟王妩的三哥王琰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在高中时曾经争抢过她的屈武、田一鸣等人全部落败。

    “冉冉,你再给我喝一口,我再喝一口奶就去上学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王琰抱着同样赤裸的冉冉舍不得放手,粘粘腻腻地跟她撒娇。

    冉冉结了婚就留在家当全职太太了,而王琰却还要继续上大学。于是,每天在王琰出门之前,他们家都会上演这样一个场景。

    “三哥,你每次都说最后一口!”冉冉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奶子不让他得逞,羞愤地说:“你再这样子,我就不答应跟你一起住在家里面了,你自己一个人去住校吧!”

    “冉冉妹妹好狠的心呀……”王琰委屈道。不过,他看到冉冉的态度如此坚决,只能够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家门。

    看到王琰离开,冉冉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放下双手,走向正在收拾早餐残羹的王太太,温婉地说:“妈,这些我来收拾就行,您歇一歇吧!”

    她嫁给王琰之后就跟他的家人们住在一起。老大王玙、老二王琼和王妩都没有离家,也跟他们一起居住。

    “做这一点小事情还累不着我,”王太太笑着拒绝了冉冉的好意,“倒是你爸和你大哥,他们两个看着你跟阿琰刚才那样子胡闹,肯定都憋得慌了!”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冉冉这才感受到黏在自己身上的两道灼热的目光。她不由得脸上一红。

    “哎,我、我这就帮爸和大哥爽快一下。”她羞涩乖巧地说。

    王玙跟王琰一样都在读大学,但是他的情况不一样,不需要天天回去学校上课。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王先生一起处理家族生意的。

    王玙和王先生将冉冉抱到柔软的沙发上。他们一人操干她的小穴,一人操干她的小嘴,爽快过后,同时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她的身体里面。

    冉冉被烫得全身一哆嗦,小小的粉红色奶头控制不住地喷出了乳白色的奶水。

    “可别浪费了……”秉着这样的想法,王先生握住一只白嫩的奶子吸奶。

    冉冉刚刚才被他们操到高潮,这一吸让她感觉更加舒服了。她抱着王先生趴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娇羞地说:“大哥也来帮我吸吸奶水吧!”

    “竟然主动叫自己的大伯吸奶,冉冉真是个淫乱的女人啊……”王玙嘴上说着羞辱人的话,过来给冉冉吸奶的动作却是十分迅速。

    冉冉早就习惯被他们这样用言语欺负了,并不觉得生气,只是她的脸颊又因此而变红了一些。她给他们吸十几分钟奶,然后送他们出门上班。

    当着婆母的面儿和二伯交媾,喂二伯喝奶

    王先生和王玙出门上班之后,昨夜赶了一宿作业的王琼也从卧室里面出来了。他大学报考的是动画设计专业,平时的作业量就比较多,也十分费时。

    王琼走到餐桌旁坐下,等王太太给他端早餐吃,并招冉冉过去给他操穴。

    冉冉羞答答地背向他而坐,自己用小手握住他粗长的肉棒,将它插进自己的小穴中。

    “二哥,”她一边扭着腰吃下王琼的阴茎,一边娇声问:“你今天没有课吗?”

    “老师调课了,今天早上就不用上课。”王琼淡淡地说。同时,他把手掌伸到冉冉的身前,握住她软绵绵的大奶子揉捏。

    “小妩和阿琰都回去学校了吗?”

    “三哥已经回去了,妩儿昨天晚上在学校留宿没有回来。”

    王妩跟她的三胞胎哥哥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她有时候在学校里面玩嗨了,就会像这样子留宿,不回家里面休息。而大学的宿舍又是男女混合的,她留宿的时候会过得怎样淫乱就可想而知。

    “冉冉,你羡慕小妩吗?”王琼捏着她的奶子问。

    “三哥~”冉冉不依地嗔了他一眼,“你又拿这件事情打趣我了!”

    王琼闷笑一声,说:“难道我不问你就不想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偷偷跟小妩的大学同学约会呢……”

    虽然冉冉和王妩在高中毕业后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但她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每次王妩约同学出来玩,她都会叫上冉冉,让她也能够跟他们一起玩乐。

    冉冉没想到这件事那么快就会被王琼他们知道,不由地心虚害羞起来。

    王太太心疼她,走过去敲了敲王琼的脑袋,没好气地说:“混小子就会欺负冉冉!冉冉,别管你二哥他们怎么说,妈是支持你出去玩的!女人嫁人又不是进了监狱,更何况你还年轻着呢,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谢谢妈!”冉冉红着脸感激道。

    “哎,乖孩子……”

    有王太太看着,王琼自然不好再欺负冉冉。他用她的小穴发泄过一回,又抓着她的奶子吸了一会儿奶,然后就回去学校准备下午的课了。

    王琼出门时,王太太正和家养的生物改造犬打得火热。冉冉就不去打扰她,自己换了外出的衣服,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时间过得真快,原本还是高中生的她一下子就变成了少妇了。幸好,她十分适应如今的生活,过得倒是非常不错的。

    等冉冉买完菜回家,王太太也已经和改造犬玩够了。她无比自然地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在她的两腿之间,粘腻的狗精还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流。

    冉冉闻到这股浓郁的精液味道,身体不由地便软了几分。

    王太太是过来人,她连看都不需要看就知道冉冉的心理状态了。她体贴地对她说:“乖孩子,接下来的交给妈就行,你也和阿旺去玩一会儿吧!”

    阿旺就是他们家的生物改造犬,一只身强体壮的白色拉布拉多。

    冉冉红着脸点头,“嗯,谢谢妈!”

    “你这孩子,还跟妈客气什么呀……”

    比普通拉布拉多犬大两倍的白狗乖巧地蹲坐在一旁,用普通似的眼睛温和地注视着她们,仿佛在守护着她们一般。

    在任何一个时代,人的一生都不能够是一帆风顺的。失去一些、获得一些,但仍然无畏得失,勇敢地前进,这才是真正的、完整的人生。

    在冉冉的短短十几、二十年人生中,她失去了很多。然而,她的未来还长着呢……

    全员丁字裤和不穿内衣的世界

    本文写到这里就结束了,虽然没能够在一个月内完成,但是作者君总算是尽快将它完结了,可喜可贺!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本文和对作者君的支持!

    在小说的最后,作者君只有这样一段话想跟大家说——

    全员丁字裤和不穿内衣的世界?这是不存在滴!亲亲们看看小说打发一下时间就好,千万千万不要当真呀!嘤!

    接下来作者君会抽空攒一些字数,然后主更一篇综漫文,欢迎小天使们到时候过来围观~~

    https://

章节目录

全员丁字裤和不穿内衣的世界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txtyzw.com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xtyzw.com并收藏全员丁字裤和不穿内衣的世界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