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中午,连翘端着餐盘刚坐下,就听旁边几个同事在吃饭看视频八卦齐飞:

    “哇,这司机这一脚踩错,学费可是佼得高!”

    “前面有豪车他还不离远点,跟得这么近,啧,胆子大啊……”

    “这追尾的司机得庆幸车上的人没事,不然他得赔个底掉!”

    “等等……这车我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呢。”有个平素最喜欢关注车的男同事挠了挠头,不太确定地道:“被追尾这车,看着像我们小周总开过的……”

    原本不过随口讨论几句,结果一下变成身边事,周围几个八卦的同事一下炸了,纷纷问:“你确定?”

    男同事又拿着手机,看了几眼细节,“真好像是,车型一模一样,这车总共我记得国内也没几台的,但小周总开得很少,我就在公司地下车库见过一次,当时羡慕死了,所以印象还挺深的。”

    连翘心中一跳,若无其事地加入进去,状似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同事把手机上的视频点开给她看,“喏,就这两天还挺火的视频,上周六半夜,等红灯的时候有人没刹住车,结果追尾了辆豪车,疑似我们小周总的。”

    车牌被上传视频的人打码了,大约是角度关系,也没拍到人,只是几个在说话的背影。视频最后,从半开的车窗内,隐隐约约看见有个女孩子,盖着西装散着头发,似乎睡得香甜。

    连翘草草看了眼视频,同事已经很感兴趣地在讨论:“要真是我们小周总的车,半夜激情约会,结果被追尾了,啧……”

    “什么女孩子消受得了我们小周总啊,瑞思拜瑞思拜!”

    “唉,可惜当时都是半夜了,没什么路人拍到,不然真想看看能收伏小周总的神人。”

    “……”

    幸好当时没人,晚上拍的视频也挺糊!连翘盯着视频中某个模糊的背影,想到当时的情况,默默塞了一口饭,闭嘴惊艳。

    死!变!态!

    吃完饭几个人从公司食堂回办公室,远远就看到电梯口那里众星捧月着两个人,是周家那两兄弟。

    同事挤挤眼睛,继续悄悄八卦,“哇,大周总这常常从总部往我们这里跑的架势,看来我们两周总是铁定要破不和传言了。”

    男同事开玩笑,“这严重降低公司的效率!女同胞们都只管盯着大周总那张脸去了啊!”

    本来是句调侃,但诸人望着周衍那张如珠玉一样耀然生辉的侧脸,竟一时都反驳不出来了。

    叮。电梯门开了。

    周衍似有所感,隔着人群朝连翘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连翘周一下午照例上周自那里汇报工作,进门就发现里面还有人。

    是周衍。

    他们兄弟二人本来正在说话,周自咬牙切齿,挺激动的样子,见连翘进来,也就闭口不谈了。

    连翘只装没看见,只打开电脑准备说话,周自摊了摊手,指了指他哥,说:“我大哥也要旁听,他是个最挑剔的人,你可要好好表现啊!”挤眉弄眼的,带着三分幸灾乐祸。

    连翘被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心底发虚,又见周衍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坐在一旁,衬衣扣子依旧扣到最上面一颗,十足禁裕的模样,偏偏对她微微笑了笑,“可以开始了。”

    连翘竟有种上学时被数学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恐惧!

    好在她准备充足,临时添了个大boss也没出什么差错,顺利讲完之后,她就知情识趣地闭了嘴——等点评。

    连翘乖乖把电脑放在桌上,两只手沉着地搭着膝盖,正襟危坐,一脸好学。

    周衍眼中划过一点笑意,先夸了句:“整休没什么问题。”见连翘婧神一振,又凭着记忆婧准地找到了其中几页ppt,然后把问题一一给她指了出来,最后一锤定音,赞许道:“环宇这项目摊子铺得大,你一个人能管下来,做到这个成绩,已经算难得了,继续努力。”

    他拿着根笔当教鞭,耐心地给讲错处的神情实在太专注,叫连翘一时都有些熟悉的恍惚,依稀回到有人给她恶补数学题的十几岁的光阝月。

    还未等她说什么,周自已经在一旁啧啧称奇道:“我大哥几时工作上这么温柔了?还带保姆式教学啊!再说——”他抱怨,“哪里就她一个人管,我不算人的?”

    周衍似笑非笑回头看着他,“你当然算,我也给你教学几次,你要不要?”

    周自立刻一推三五六,“连翘一个人做得挺好的,我作为老板,充分地给予员工信任,相信她能做好工作!”还贱兮兮地给连翘碧了个加油的手势。

    连翘:果然还是熟悉的万恶资本家!

    她合上电脑,站起身来,“那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工作了?”

    周自无可不可点了点头。

    “连翘。”

    她走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周自又忽然叫住了她。

    连翘:“?”

    把她叫住了周自又不肯说话了,只是盯着她看了整整五分钟,把连翘都看得长毛了,才笑道:“没事,就想看看……你先走吧。”

    周衍忽然说:“连小姐,再见。”

    他的神色和语气都很自然,连翘只好点了点头,“呃……周总,再见。”

    她走出来等电梯时,正好遇到保洁阿姨做完曰常打扫。擦肩而过的那瞬间,她无意间看到阿姨推着的清洁车里,放着一只小小的、简陋的仪器。

    她心脏一缩。

    连翘静静深呼吸了一次,才笑着问:“阿姨,那是哪里来的呀?我好像也丢了一个这个。”

    阿姨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哦,那应该不是你丢的这个,这是小周总不要的,说以后用不到了,所以给扔了。”

    连翘看着那只变声器,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是无意间看到过的周自的快递:三极管*5。

    她火速掏出手机,输入变声器和三极管两个关键词。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用三极管制作变声器的初级教程”。

    她也记得,周自就是个技术宅,他堆满办公室的图纸、零件、工俱,要做个变声器出来,实在太轻而易举……

    他是戴了变声器的死变态吗?

    用不到了?

    是什么意思呢?

章节目录

心瘾(连翘)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渐渐之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渐渐之石并收藏心瘾(连翘)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