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八月底,南熙贞相对来说行程安排紧张了很多。

    而winner刚刚在首尔完成演唱会,宋旻浩可以休息四天,暂时无个人安排。

    于是他早出晚归,只是口头上和经纪人报备了几句,其他三人也心照不宣的打掩护,可谓是处

    处有贵人相助,心情春风得意。

    圈内约会的话,爱豆会选择车内,或者自己单独的住处,外出约会采取分头行动,找寻一些有

    独立空间的地方。

    这天南熙贞心血来潮想要打耳洞,想要在耳轮处各打一只,她对于想法的热度很强烈,拉着宋

    旻浩非要去打。

    来到店内后,她发现正有女孩子打舌钉,肚脐钉,怀着猎奇的心理在一旁观看。

    “旻浩你有几个耳洞来着?”她没大没小,在这段恋爱关系中经常不喊哥,平语半语换着来。

    宋旻浩反手摸摸耳朵,细边菱形眼镜悠悠滑下鼻梁,又禁欲又英挺:“左耳的话是五个。”

    耳轮一枚,耳屏两枚,耳垂两枚。

    搞不懂hiphop,耳洞仿佛象征着勋章,她回忆起权志龙两只耳朵都是一排排的戴饰品,想想

    总觉得牙酸。

    前方那位欧美风的女孩子正在做舌钉穿刺,老板拿着像夹子一样的东西夹住她的舌头,等到感

    觉稍微有点麻,然后快速的从舌下穿了过去。

    那么粗的一根针……

    女孩子面无表情,感受不到痛,可是南熙贞明明看见她舌头上有殷红的血迹。

    “嘶。”观看者吃痛的倒吸气,抓紧了男友的手,男友脸色一窒,更能感同身受,跟着倒吸

    气。

    她回神转头时才松开了左手,发现自己的指甲将旻浩的掌心抠出了红红的印记。

    “我,我不想打耳洞了。”熙贞临场退缩,淳澈的目光有心虚的光芒,心里发毛的抚摸男友掌

    心的指甲印。

    “没有很痛的。”

    “那我也不做了。”她贼兮兮,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往上窜一窜,宋旻浩伸手臂揽住她的腰。

    先是左看右看,手腕挂在旻浩的脖子上,语气暧昧隐晦的窃窃私语:“你知道吗?我刚刚发现

    这里竟然还做那里穿刺。”

    “哪里?”

    “就是那里啦。”

    “你在说什么。”宋旻浩怎么可能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想装傻罢了,唇边夹着促狭的坏笑。

    南熙贞一脸无语,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表情很不自然的趴在耳畔提醒:“就是我们上次看的色

    情片女主角。”

    “嗯?什么女主角。”

    “你好烦啊,屁股呀屁股,那个女的在屁股上做了穿刺。”更加露骨的名称她说不出口,明明

    当初看见还讨论了一番白人女性喜欢在那个地方打洞带环。

    宋旻浩装模作样的回想,认真的沉思后,否认了这回事:“没有啊,想不起来了。”

    真的假的?

    她急的表情烦躁,脑袋低下指了指自己牛仔裤链的那个位置,“就是这里啊这里,那个女的在

    这里戴了钻钉。”心里还不忘骂装傻的人几句笨蛋。

    手脚比划好一通,脸上有焦急之色,迫切的希望对方能明白。

    宋旻浩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将她结结实实的拥在怀中,笑眯眯的念叨:“我知道我知

    道。”又揉揉脸,亲昵的碰唇。

    “所以你刚才是装傻咯?”

    “嗯哼。”

    “呵,你先去打耳洞,帮我试一试到底疼不疼。”

    “……”宋旻浩睁大眼睛,懵懵的问:“你说真的?”

    她抱着坑死这人的心态,小脸一垮,嘴巴一撅,眼眸湿润汪汪,“你不去就是不爱我。”

    不就是打耳洞嘛,这有什么不敢的。

    宋旻浩拜倒在秘技之百战百胜的撒娇上,英勇无畏的献出了自己的右耳,不仅百依百顺,甚至

    还让她挑选地方。

    此时,南熙贞与坐着的宋旻浩面对面,站在他两条大腿的中间,被搂着腰挑选合适的地方。

    捏捏耳骨,捏捏脸蛋,再捏捏眉毛。

    心不在焉,玩心四起。

    她捏住了宋旻浩想要吻自己的嘴唇,软绵绵的倒在他身上,嬉笑的玩耍,非常喜欢将人的嘴巴

    捏成鸭子那样扁扁的形状。

    “嘻嘻。”她笑的明媚极了,该是晚春初夏最亮眼的那一抹绿色。

    宋旻浩望着她的眼底有一道暗河,寂静无声,慢慢流淌浇灌出只在夜色里盛开的繁花。

    忽然,灵光一闪。

    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小火花燃烧了她的小脑袋,眸色更亮,钻石般闪闪发光,爱灵好奇的歪头

    道。

    “你觉得唇钉怎么样?”

    “嗯?”

    她想多打一枚耳钉,可惜怕痛胆怯的退缩了,于是宋旻浩说:“我替你做,相当于你体验

    了。”反正也不差这一个。

    熙贞突发奇想,想知道拥有唇钉是怎样的感觉。

    这次宋旻浩犹豫了,他的职业是爱豆,最宝贵最珍惜的也是外在形象,虽然自己的设定没有那

    么严苛,可唇钉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的。

    他的身体一半归公司管,唇钉对于爱豆来说还是……有些超前。

    “我只是好奇而已,没有想让你必须做的意思。”熙贞连忙澄清,刚刚闪过的灵光绽放后就进

    入了休眠。

    “唇钉应该很疼的,我们还是不要尝试了。”她担心的像个小妈妈,尽职尽责的提醒宋旻浩。

    8月20日,南熙贞的第三枚耳洞预想失败。

    李埈京说的没错,有些人就是每天没有事做闲出屁来,可能他们的粉丝也没有想到喜欢的艺人

    私下追起星来简直跟自己一模一样。

    天天跟行程,日日盯IG。

    终于有一天,这些“粉丝”利用自己的火眼金睛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

    围观的李埈京真的要喊一声:Respect。

    原因在于7月份的时候,宋旻浩发布的ins状态其中有一张个人照片,背景是一栋楼,他站在前

    方凹造型,手里拎着一顶浅卡其圆帽。

    还有一张是他对自己左脚的特写,穿了只红色宽边的袜子。

    这些单独看没有什么,如果和南熙贞金浦机场造型图联系起来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7月份的机场造型路透中,南熙贞披散黑发上戴着的帽子正好是那顶浅卡其圆帽。她身着设计简单的宽T热裤,优美纤纤的双腿下穿着一双高于脚踝的红边白袜,尽显青春活

    泼。

    这基本算是恋爱石锤了。

    作为反黑组第一人的Giriboy坚决不相信,他才不听这些小道消息呢,怎么参加《SMTM》都

    没有发现各位如此积极。

    “戴帽子,穿双袜子就是交往了?”

    “那我现在就去买双袜子,这样是不是代表我和她恋爱了?脑子呢。”

    Swings瞅着他牙尖嘴利的模样,特别喜欢他这粉丝忠心耿耿的表情:“宋旻浩去抓娃娃,那

    个玩偶还出现在人家IG照片上呢。”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赶紧滚,滚滚滚,啊……啊……不听,不听,不听!”Giriboy

    捂住耳朵,采取精神胜利法,被社长白了一眼。

    他放下手,打开IG,来到南熙贞的相册看见了那只玩偶脖子上的蓝玫瑰,霎时间像泄了气的皮

    球。

    蓝玫瑰可以说是宋旻浩标志性的东西,他身上的刺青就有一朵鲜艳的蓝玫瑰,尽管被南熙贞吐

    槽过好几次很老土。

    Giriboy看完后,整个人灰头土脸灰心丧气的趴在桌上,左哼哼右哼哼,嘴里乱叫的发疯,身

    体像是受了电击一样的扭动。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烦死了!宋旻浩,宋旻浩,宋旻浩,宋旻浩……啊啊啊啊啊!”

    “西八啊啊啊啊啊真是操他妈啊啊啊啊!”

    Swings冷漠脸的看着他发疯,嘴里乱喊乱叫,甚至扬言说自己要当宋旻浩的黑粉。

    神经病。

    他不太懂这种追星人的内心想法,还跟个无知少女似的,说什么一定是别人勾引自己爱豆的。

    和他相反,表志勋心情非常愉快。

    一旦其他人问起相关问题,他什么话也不说,只顾着傻笑,看着像个傻憨憨。

    只是没想到最先发现恋情的不是某D社,而是她那些搞hiphop的“粉丝”。

    申东甲看了沉默,李埈京看了说牛逼。

    万万没想到,宋旻浩这个浓眉大眼的小子竟然……

    消息来得如此之快,真相来得如此迅猛,打得人措手不及。

    &录完《SMTM777》后,甚至还会笑着吐槽说Giriboy的碎碎念和diss。

    谁看了不说一句他们公司两位支柱真没用。

    这两天uglyduck快要听烦自己好朋友的名字了,大家好像忘了宋旻浩这三个字如何发音,总

    是接二连三的提起。

    “宋旻浩?”来自郑基石深沉晦暗的反问。

    “宋旻浩??”这是朴社长没有料想到的惊讶。

    “不可能。”郑基石无语的摇摇头,表情无动于衷甚至有些想笑。

    “heng——”属于朴社长无话可说之下的冷哼,开什么玩笑,宋旻浩绝无可能。

    总之。

    熙贞/她怎么也不会喜欢那小子。

    而那晚被南熙贞将了一军的权革闭口不谈,他就算什么都不懂,难道还不了解这个人?

    以往总是夹着禹智皓破坏旻浩和她的关系,一部分出于自私,另一部分是出于不想让旻浩受欺

    负的心态。

    他已经可以想到宋旻浩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说实话,权革并没有感觉到她有多么喜欢旻浩。

    “要赌吗?”

    “赌什么。”禹智皓一脸懵逼。

    “不出一周,旻浩就会被甩。”他露出肆意张扬又无辜的笑容,表情有点可爱,眼神却不那么

    简单。

    禹智皓哑口无言,好半天才骂道:“你还是人吗。”

    “那就五天?”

    “……”

    在禹智皓堂皇又无语的视线下,他的目光变得悠长,兀自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声音都变

    得缥缈起来。

    “会被破坏的,总会有人搞破坏的。”

    “宰,宰范哥?”

    他嘴唇一翘笑了。

    “simon哥?”

    他又摇摇头再次否认,“不见得。”

    权革除了对音乐感兴趣,私下还会研究研究她的感情问题,要比解谜有趣多了。

    因为还忘掉了一个人。

    8月23日,南熙贞收到了来自李星和的消息,开门见山,不拐弯抹角。

    【你写分手信是因为宋旻浩?】

    光是从字里行间,熙贞就感觉到了冷漠疏离,还有不咸不淡却令人心有余悸的怒气。

    她回复消息的速度只有在李星和面前才会展现超高速度。

    【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没有交往吗所以是因为宋旻浩去日本陪你我没有才导致分手信的出现吧】

    车子在马路上高速行驶。

    南熙贞坐在副驾驶看着消息深深吐一口郁气,心情跌入谷底,因为李星和从没有发过这样犀利

    干燥,一点情面都不留的话语。

    她现在有多么烦躁呢,真想抢过方向盘,冲出护栏葬身火海的那种冲动。

    自己的私生活到底是谁传出去的?非要搞得人尽皆知?

    她没有回复,过了大概半小时,李星和的又一则消息到了。

    【抱歉刚才语气很不好这是你的私生活我不应该过问你就当没有看见】

    【祝你恋爱愉快】

    【李星和敬上】

    “……”

    南熙贞刚从飞机上下来,精神有那么一点疲惫,却强撑着将号码拨过去,指尖扶额轻轻摸了

    摸。

    “你在哪儿,见一面吧。”

    地点约在李星和的家中,她很快就乘车赶到,期间挂断了一次宋旻浩的电话。

    权革嘴里说什么朋友,她永远不会相信,因为这个人性格一部分很像小孩子,顽劣却善良。

    可李星和要是说以朋友相处,那么他就真的不会打着朋友的旗号搞什么暧昧,性格正直为人成

    熟。

    干脆的结束,清清白白的相处。

    但此事他需要一个解释,如果俩人和平友好的结束,那么不存在任何问题。

    如果俩人中间夹着一个宋旻浩,结束是因为这个人,事情绝不会这样简单。

    这是南熙贞长时间消失后的第三次见面,勉强算上梨大餐厅的那一回。

    “是写信之后的事情。”

    “嗯。”

    “不是因为旻浩才想和你分手。”

    “嗯。”

    她想说的全说完了,该轮到李星和提问,俩人面对面坐在沙发前的小几旁,靠着软垫。

    这个地方一点也没有改变,依然能发现自己曾经留过的痕迹。

    而李星和也没有丝毫变化,他依旧帅气冷静,条理清晰,解决事情的态度不拖泥带水。

    “在和宋旻浩交往。”

    “嗯。”

    “什么时候开始的。”

    “具体时间忘了。”

    “没事了,其实你不需要多跑一趟,不过既然来了也好,这里有你没能带走的衣物,我去帮忙

    收起来。”

    “谢谢。”

    “不客气。”

    他们全程像是谈生意那样,克制冷漠,李星和的语气大多数都处于平稳清冷状态。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要比权革可靠多了。

    值得让人依靠和信任。

    他起身离开,没拿走手机,遗落在小几下铺着的白绒毛毯上。

    南熙贞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手机,屏幕已经碎掉一半,却依然还在使用。

    往事浮现在眼前,有那么一点触动。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人的感情没有自己想象的深,明明是友情大于爱情的。

    可如果非要和旻浩做对比的话。

    在他面前就算要解释这些令人烦躁的问题,好像更舒服一些,更自在,更有触动。

    旻浩知道自己今天回国,所以又打了过来。

    她没有一丁点男朋友紧张自己的喜悦,只觉得有点烦,所以再次拒绝通话。

    鬼使神差,莫名其妙。

    南熙贞悄悄伸出右脚,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大脑告诉身体这样做就对了。

    心情很紧张,忐忑不安。

    她将右脚趾轻轻贴在李星和的手机,不想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但人类总有好奇心,这是无

    法控制的。

    咔哒,耳朵捕捉到细微的声响。

    手机应声解锁。

    她呆住,惊愕,不解,讶异,困惑,这些复杂的情绪在胸中奔腾。

    不止是因为解开了指纹锁。

    而是因为李星和用作屏幕背景的那张照片。

    艳丽玫红,宽阔波澜的深蓝,淡淡绚烂的金,仿佛还能闻见那被海风吹来的,专属于岛屿在黄

    昏交替时节的浪漫。

    关于他们爱琴海落日之吻的照片。

    逆光,璀璨,重合的面孔映着壮丽无比的海景和渲染半边天的美丽晚霞。

    她忽然鼻子酸酸的,心里有点难过,为李星和为自己。

    做错了吗?

    不,是正确的。

    只是她再也无法坦然的面对李星和冷淡漠然的面孔,他的脸庞有层护甲,看不透看不穿,神情

    高深莫测,无法知晓真实情绪。

    可惜南熙贞明白,他怀揣着一颗真诚炽热的心,并不是表面上的不近人情。

    “给你。”

    “谢谢。”她不敢直面对方眼睛的接过行李箱,对比起来自己虚假了很多,敏感自私。

    南熙贞乖乖的行礼鞠躬,语气含糊,快速说道:“我走了,叨扰您了。”

    “嗯,再见。”他还是不冷不热的模样,一直送对方到门口,看着熙贞走出门外。

    就在房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李星和起头做了一次快速问答。

    “那次香槟玫瑰拼图完成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4月6日23:45分。”

    她条件反射的应答,话音刚落,咔哒一声,大门已然关闭,转身时并没有看见对方的任何表

    情。

    门内。

    李星和悄然微笑,他眼底有融化的冰,渐渐蔓延出动人的湿润。

    熙贞。

    我希望你不要记住。

    2018年7月29日15:36分。

    如此悲伤的时间还是让他收藏起来。

    你只需要拥有那个令人快乐心动的夜晚足矣。

    ——popo首发,禁止转载——

    肥章。

    下章土豆正式out,真好cp下线。

    这个说话一句顶十句的人就是山花,大概这就是黄金对青铜吧。

    炫耀bisshhhh。

    不过和金材昱夜没有这么简单,南妹还是有自己的小九九。

    谢谢大家的珍珠和长评!

    今天更新的早吧(狗头)刻薄

    怎样才能获得F1的超级驾照?

    首先你要有钱,圈内一个富二代截至目前已经花费了三千万欧元,可距离超级驾照这个硬夯货

    却连门槛都入不了。

    不过跟天赋比起来,金钱只能靠后站,要知道LewisHamilton出身普通工薪阶层,但在16

    岁就拿到了迈凯伦的赞助。

    时间飞逝,想要拿到超级驾照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2015年之前要比之后容易的多。

    2016年后FIA引入了更加正式的积分系统以获取超级驾照。

    在F2中获得总冠军可以获得40积分,在WEC的LMP1组别获得总成绩第四只能拿到10积分。

    而规则是,想要超级驾照,你必须在三年内拿到40积分。

    所以F2中获得前三你就满足了超级驾照的条件。

    或者GP2获得前二名也可满足,依次地,F3,欧洲F3,LMP1和印地赛车冠军也可以满足。

    FIA为单独改过规则的都是世界冠军。

    比如这些条款的制定起因于,维斯塔潘在16岁的时候与红牛队签下合同,F1首秀在17岁。

    最主要的是FIA更担心他们的赛事领域被青少年所占领,保持赛事稀有性。

    时间来到2018年,FIA又改动了规则,除过以上的有名赛事,现在还有一个自由练习赛超级驾

    照,这是专门给那些只想在自由练习赛中测试的车手使用的。

    必须参加6场F2,或者在过去获得25个积分。

    而赛车圈内的驾照是这样排序的,临时C照—C照—B照—A照—SUPER。

    眼下南熙贞面临转正式C照的阶段,过程很麻烦,要参加两次全国性的比赛,她没有这个时

    间。

    可是宋禹廷告诉她下半年的年底有CMTT,KGT两场赛事,她的临时C照可以派上用场。

    如果获得名次,不用转为正式C照,直接晋级为B照。

    “什么,年底?那我不是只有3个多月的准备时间了吗?”

    “事实上,你只有两个月,9月份你的行程太满,腾不出时间。”

    宋禹廷看她发怔,不用想,一定是在后悔自己平时没有多加练习,简直和考试前发现自己什么

    都不知道的状态一样。

    更何况赛车比赛极其烧钱,一场下来的预算到达了8亿以上。

    SM为她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合同也将会以全新的形式进行,最大程度保证她事业的自由性,

    当然也是因为背后有人保驾护航,背靠树荫乘凉,SM当然欣然接受各种条款。

    现在正位于狎鸥亭的办公楼。

    “不管啦!”

    南熙贞哗一下站在了办公桌上,双手叉腰,向天呐喊,气势长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要

    参加这场锦标赛!”

    她一手指天,感觉那些热血漫没有白看,有种使命感驱使着自己,这大概就是……

    这大概就是主人公必走的心路历程!

    她中二的想。

    接下来,南熙贞每天都处于一个无比亢奋的状态。

    CMTTKGT是国际性赛事,和韩国独立举办的赛车比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而2018年,这两场赛事都要经过韩国站,车手可以专业也可以业余,将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

    车手前来韩国比赛。

    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希望能得到家长的支持,但她的家庭构成比较特殊,现在还不明白

    南妈妈为什么还不能联系自己,可明白对方一定会知道自己的状况。

    纽约赛车场内。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接到了电话,他正在观看自己车队的日常训练,作为曾经参加GT巴黎站

    的车手,在赛车方面最熟悉不过了。

    “熙贞要参加KGT吗?”

    “好的,我知道了,韩国现在体系很不成熟,她必须要有自己的团队,两个月之内要考虑战

    术,紧急训练这些……而且赛事比较艰苦,考察耐力等多方面,女孩子的体力很难和成年男人

    相比……”

    赵叔叔唠唠叨叨一大堆,当年愣头青爱啰嗦的性格丝毫没有变化。

    在京都的李妈妈暗自翻白眼,实在受不了连忙喝住。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现在她要比赛,你准备怎么办?到底管不管?”

    “管啊,我没说不管,只是……”

    “那就这样办吧,你尽快从纽约回来吧,我也会去的。”

    赵叔叔一惊,心脉怦怦跳,“你说……你要回韩国?”仿佛得知了像是世界末日那样的消息。

    “没错。”

    “我要回去。”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属于熙贞的东西。”

    这一天终于来临。

    她默然微笑,流露出当年天之骄子的矜傲,当年受尽追捧的人终将回到自己的位置。

    整整15年。

    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忘记。

    明洞。

    南熙贞开车购物,她心情好到开始哼歌,怎么也掩饰不了内心的喜悦。

    副驾驶坐着宋旻浩,他是不被允许买车的,所以出行都是靠经纪人接送,此时明显发现熙贞亢

    奋耀眼的笑容,他也忍不住笑了。

    “怎么这么开心。”

    “不告诉你~”

    南熙贞一想到自己将要参加国际性的赛事,心里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晶泡泡似的,整个人沉浸在

    极限运动的躁动里。

    她甚至没能忍住当场炫技,赛事里有漂移打分项目,应该要多练习才对,于是在拐弯处,车子

    一个后摆尾,飞速漂移过弯。

    还不赖,自己还是可以的嘛。

    她喜滋滋的想,没有发现副驾驶上的宋旻浩受到惊吓的缩了缩,眼睛睁得很大,精神处于戒备

    状态,生怕她又来龙摆尾。

    宋旻浩瞥了眼窗外,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要喝咖啡吗?我去买。”

    “好呀,我要香草拿铁~”就连嗓音也变得甜滋滋,对着男友敬礼致别,小动物的憨态可掬。

    宋旻浩大概在心里感叹了一千遍女朋友的可爱,这才下车去往不远处的咖啡厅。

    可他去了好长时间,南熙贞在车里一直等不到他。

    五分钟后,南熙贞等不及的下车,她抬脚朝咖啡厅的方向走去,想知道旻浩怎么还不回来,是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可是走到店门口,就看见了旻浩,他那浅蓝色不规则长短衬衫显得上身单薄,衣角半掖进深绿

    色运动裤腰,站姿像小痞子,正在给粉丝签名。

    南熙贞还能清晰听见他和粉丝的对话,看起来像是学生模样的女孩子们,人数不是很多,好像

    四五个的样子。

    “oppa,还有我还有我!”

    “能合影吗?见到哥哥太开心了。”

    “哥哥能抱我一下吗?我现在就发消息告诉父母。”

    “winner什么时候回归呢,我会非常热情的应援!”

    宋旻浩没有敷衍,他好有耐心,唇边涌出装酷装帅的虚势笑容,一一满足粉丝的要求。

    “哥哥你要solo了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一边签名一边反问:“你会支持吗?”眼窝深邃的他,只是正面直视了

    这位小粉丝,女孩子红着耳朵频频点头被电的头晕目眩。

    宋旻浩轻声低笑,温柔的摸摸粉丝的脑袋,引起其他女孩子的大呼小叫,声音里充满羡慕。

    他是个好偶像,就算没有摄像机拍摄还是和嘴上说的一样,喜欢IC们。

    南熙贞没有多醋,反而觉得这样的旻浩很可爱,对他的认识更深刻,这位叫做宋旻浩的人,意

    外的“单纯”。

    他和粉丝在愉快的交流,说了些温情的话语,目光移动时看见了右前方压低帽檐的熙贞。

    宋旻浩笑意一僵,表情变得不自然,他害怕熙贞生气,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自己过去。

    粉丝们得到签名后没有多纠缠和他挥手道别,不过还是会一步三回头的张望,想要多看看自己

    喜爱的这个人,举着手机三三两两的小声讨论,兴奋又雀跃。

    宋旻浩还是站在原地,他能感受到身后那些粉丝依旧用火热的视线紧盯自己,但他眼里只能看

    见熙贞轻如溪水的眼神。

    他看见熙贞动了,挪动脚步向自己走了两步。

    鬼使神差,无比清醒的理智下。

    宋旻浩不由自主的后退拉开了距离,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心里的想法不能表达在面孔,他的

    脸僵硬的像石蜡。

    然后。

    宋旻浩看见她停住了脚步,再也没有走过来,只是不远不近的站立,那道视线依旧清凌凌的。

    这一刻,宋旻浩感觉到自己心脏的一角好像被只柔软小手触碰到了,他那红色湿润跳动的物体

    挨到了干燥柔软的触角。

    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酸意,像吃了酸葡萄,五脏六腑都变得皱皱巴巴。

    他不敢再看,像被支配的提线木偶,重新戴好墨镜,悄然转身。

    粉丝还在拍他,不舍得浪费一分一秒。

    宋旻浩走过马路,和她的白色BMW擦身而过,在人流中,在轻飘飘的眨眼中转瞬即逝。

    南熙贞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她独自一人走进咖啡厅买到了想喝的香草拿铁。

    今天的云有点好看呐,软绵绵的,一定很甜。

    她站在门口欣赏碧洗晴空,精神放松的喝完拿铁,糯糯的小声打了个嗝,闷头直笑。

    半个小时后的地下停车场里。

    南熙贞握着方向盘,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伴随着淡雅的男士香水味,有阵凉飕飕的风刮过耳

    背。

    她从车里翻出一包烟,捻出一根挟在指间,微弱的火点燃起后又湮灭。

    其实已经戒烟了,美国体检中心嘱咐忌烟酒,要积极的配合治疗,不过效果不错,从严重时的

    日日发病到现在一个月的两三次。

    “我要公开。”她轻吐白雾,突然任性道。

    “什么。”宋旻浩措手不及,脑中思绪繁乱,眼睛显露一丝丝惊慌。

    她不耐烦的抖抖烟灰,转身正面直视这个人,秀眉微蹙,含情凝涕的双眸冰凉凉,态度强势。

    “我说想要公开和你的关系。”

    “刚才已经打电话和公司报备了,你要不要也和YG联系,通知D社也好,自己发表声明也行,

    总之我想公开交往的消息。”

    “怎么突然……突然想这么做?”宋旻浩手脚僵硬,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话语权,没有选择

    权。

    “没有为什么,你要公开吗?”

    “我要想想。”

    她又抿抿香烟,软唇的红是浅色的,是柔嫩的,侧脸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错觉,丝毫不做任何

    退让。

    “那就分手。”

    “不能公开不如分手。”

    车内静悄悄。

    良久宋旻浩才低沉出声,他的表情有些受伤,由不得他啊,他要是演员怎么会犹豫,可他不

    是。

    宋旻浩是winner的一员,他要为整个团体负责,熙贞不知道他们四人当初出道有多艰难,熙

    贞不知道空白期很难熬很难熬。

    如果只有自己当然可以做主,可他还要考虑到其他三个人的感受。

    昇润为了回归放弃自己喜爱的吉他,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只希望公司能满意然后有回归的机

    会。

    秦禹哥经常难过质疑自己拖后腿,可他却也是最努力的一个,还有胜勋,总是照顾他们的出镜

    分量,将自己边缘化。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整个团体置于风口浪尖。

    “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刻薄。”口吻还是那样的轻言细语。

    南熙贞看向宋旻浩的眼神里浮现出个人主张的强硬,没有感情,没有留恋,认定了一件事情千

    方百计也要做到。

    “我烦了。”

    “要么公开。”

    “要么分手。”

    https://

章节目录

韩娱之上瘾者(TANBI)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长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亭并收藏韩娱之上瘾者(TANBI)最新章节